Facebook效应 雲上の世界

互联网的灵与肉 —《Facebook效应》读书札记六

6484990eta43c78ea3c81&690
 
印度有一部古老的关于爱的圣经,可能不被很多国人熟知,叫做KAMA SUTRA。Kama是爱和快乐的意思,Sutra则表示一部经典。这本著名的“爱经”并不像中国的《素女经》那样充斥着诸如“九深一浅”之类的技术名词,反而是在谈爱情,谈灵与肉的交融,谈快乐的真谛,谈永恒的意义,是一部追求和谐和美好生活的指南。
 
但随着印度著名女导演米拉.奈尔(Mira Nair)在其1996年的电影Kama Sutra: A Tale of Love(中文翻译为《万诱宝鉴》、《爱经》、《伽摩经:爱情故事》等)当中毫不避讳的展现了一幕幕男女肉欲交欢的场面之后,印度这部古老的关于爱的圣经在大众和媒体的解读中逐渐的失去了原有的含义,反而慢慢地演化为关于房中术技巧的参考手册。
 
于是乎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忽视原本在“爱经”中无比强调的对于两性做爱时情感的探讨,反而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单纯的肉体快感和生理满足。而各种器具和药品的出现更是让这种追求不断的突破极限并登峰造极—别误会我,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如果做爱没有爱情作为最终升华的话,则再新颖的体位,再激烈的动作都无法填补巅峰之后那或突如其来或不期而至的空虚沟壑。
 
同样,我们对互联网的理解,是不是也正在经历这种舍本逐末的过程?即慢慢摒弃了互联网的灵魂,而钟情于互联网的肉体,最终在各种山寨版奇技淫巧的助威下,在各种急功近利IPO神话的刺激中,愈陷愈深不能自拔,以至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病入膏肓而不自知?
 
也许有点危言耸听,但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纵观所有在中国做的风生水起的网站,仔细研究下无一不能窥到某个耳熟能详的国外同类产品的影子,从早期的淘宝、优酷、人人,到近期的微博、团购、知乎。似乎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突然变成了一个加工作坊,完全省略了互联网产品生命周期当中最重要的创意、设计、实验、创新等重要阶段,而只需要紧紧抓住中国政府严格的行业准入原则和审查制度这柄尚方宝剑,然后通过copy已经被市场证明过的成熟商业模式、找到精通技术房中术的架构师和产品经理,就可以照猫画虎地做出一个中国版本。以至于这种被老外戏谑为C2C(Copy to China)的商业模式居然把一个原本属于知识密集型的产业在神州的土地上神奇的变成了资金和关系密集型产业。没有人想问一下,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为什么不能有自己原创的商业模式?
 
要找原因吗?
 
让我们随便走进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开放书架上你可以看到的书大概会包括如下几个类别:程序开发或算法类(比如Richard Stevens的《UNIX高级环境编程》),产品设计和交互类(比如苏杰的《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团队建设和管理类(比如彼得.德鲁克的《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市场营销和PR类(比如菲利普.科勒的《营销管理》),以及畅销书和杂志类(比如Paul Graham的《黑客与画家》)。OK,相比于某些尸位素餐的央企来说,这个书架足以显示出互联网行业从业人员的视野和兴趣点了,但是这些书籍无一不是属于“停于性,止与肉”的技巧性书籍,而没有真正探究到灵魂深处。
 
何谓“灵魂深处”?
 
6484990eta43c7ae1b888&690
 
2006年,关于是否要将Facebook做成一个开放平台的问题,曾在FB内部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支持者认为,只有把FB做成像eBay、Apple、Salesforce.com这样的平台型产品,允许第三方开发者利用FB全面开放的API开发组件来和FB自有组件争夺用户和利润,才能适应互联网自由开放民主的本色;反对者认为,FB应该学习当时刚被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收购,正如日中天的SNS领头产品MySpace那样不允许任何第三方应用存在,以确保利润。在争论到达白热化的时候,FB的核心团队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下,希望从经典中找到答案,于是他们开始读Alexis de Tocqueville那本对十九世纪美国政治经济体系进行了细微观察的经典—《Democracy in America》以及甚至连我们都耳熟能详但估计大多数人都未真正读过的古典经济学代表著作,Adam Smith的《Wealth of Nations》。
 
之后的故事不用多说了,FB今天已经成为了互联网自由民主的旗帜,而MySpace依然只是一家媒体公司;即便是在FB尚未进入的中国,无数模仿者早已亦步亦趋跟着,纷纷开放了自己的API。
 
API的接口标准,编写语言,使用协议,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技巧层面的东西,我们读的太多了;而真正决定了FB成功的“开放平台商业模式”,则是出自于其核心团队对自由和民主经典著作的解读和远瞻,对互联网灵魂真正的理解,而这些书,我们读的太少了。
 
由表及里,由果及因,造成这种缺失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我们大的网络环境:倘若连发微博的时候都要小心翼翼的用拼音和汉字的奇异组合来规避所谓的敏感词的话,这个戴着枷锁跳舞的民族怎能不越来越不堪重负,越来越暮气沉沉,越来越缺失创造力和想象力?
 
6484990eta43c7c436678&690
 
前几天接到一个猎头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盘古搜索”,我对她说:“这个公司的背景我觉得很不好… ”猎头小姐非常讶异与我的无知,忙不迭的给我解释:“怎么可能不好呢?你不了解吧,这是由新华社和中国移动联手打造的国家级搜索引擎呀!…”我默默听她说完,然后说:“您说的这些正是the very reason为什么我不想加入它…”
 
也许猎头小姐并没有真正使用过“盘古搜索”,但我有。当我在“盘古搜索”当中试图搜一种双子叶植物纲唇形目木樨科常绿小灌木,却惊讶的发现新闻、网页、图片、视频、社区等等的搜索结果都是”0 result”时,我不禁哑然失笑,突然觉得《神雕侠侣》中郭靖那句:“全真派内功是天下内功正宗,进境虽慢,但决不出岔子…”特别适合作为其广告语:“盘古搜索,速度虽慢,但决不出岔子…”
 
这看似是玩笑,其实是所有渴求新鲜知识、渴求和世界接轨的中国年轻人无奈的黑色幽默。
 
而欣喜的是枷锁永远锁不住所有的人。
 
所谓G-F-W之父、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某某5月19日下午在武汉大学演讲被学生用鞋击中后怒斥主办方:“听说他们在讲座之前就在Twitter上讨论这个事情了,你们怎么没有一点应对措施?”主办方一脸无辜地说:“那个网站(Twitter)我们打不开,被G-F-W屏蔽了,实在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所谓玩火者必自焚,就这个道理。
 
所以,互联网并不仅仅是商业模式、算法语言、技术架构、搜索优化、网络推广而已,它的灵魂是人类进步的力量。就像鲍勃.迪伦倘若只是唱歌,以他的歌喉,无论如何也不可能”like a rolling stone”。但他是诗人、画家、语言大师、民权斗士以及和平捍卫者,是可以和切.格瓦拉、艾伦.金斯堡、杰克凯鲁亚克、Joan Baez放在一起的名字。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对他的评价是:“他把诗歌的形式以及关注社会问题的思想融入到音乐当中,他的歌充满激情地表达了对民权、世界和平、环境保护以及其他严重的全球问题的关注”,普利策文学奖则称其:“对流行音乐和美国文化产生深刻影响,以及歌词创作中非凡的诗性力量”,那首《暴雨将至》甚至让金斯堡都泪流满面,形容迪伦的修辞简直像《圣经》的箴言一样撼动人心。
 
你们都懂的…
 
6484990eta43c916db8bc&690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