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北漂” 到 “北漂” 生活映像館

第九章 Live in America

6484990egx6BvCNLV5g42&690

 
在加州的阳光下坚持游泳三个月之后,我不但成功的减掉了近30磅的体重,而且还收获了小麦色的皮肤,最重要的是我的心态重新变得积极起来。
 
然后下一步的想法就是如何接受挑战,努力融入周围崭新的文化。

 

我发现自己和美国同学在一起聊天时话题很容易就说完的这种情况和当年自己从工程师刚转行做销售时的情形很像 – 那时候总是很钦佩老板能轻松地和不同的客户就各种业内八卦侃侃而谈,而换成自己时则变成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捉襟见肘。我很着急,但又不知道这块短板如何能迅速补起,直到有一天老板和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你应该看一看《IT经理人世界》这本杂志”,由此之后我就顺利地掌握了各种切口成功的打入了威虎山。所以我决定,我要尽快找到那个能让我迅速突破文化藩篱的东西,换句话说,找到讲述美国文化切口的那本《IT经理人世界》。

 

但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白先勇先生曾说过每个民族都有一种高雅精致的表演艺术,能深刻地表现出那个民族的精神与心声。比如希腊人有悲剧,意大利人有歌剧,日本人有能剧,俄国人有芭蕾,英国人有莎剧,德国人有古典音乐,中国人有京剧和昆曲。那美国人的文化通过什么来体现呢?我想了想,觉得答案应该是Late Night Show和Standup Comedy(深夜脱口秀和单口相声)。

 

选这两个节目作为突破口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当一个人能把一门外语到能通过各种各样的考试并成功地另一个国家生活到不至于饿死的时候,继续学习的就已经不是 语言而是文化了。比如能用流利的中文在陌陌上约炮的老外可能无法理解“羽扇纶巾”这四个字背后所代表的真正内涵,倒不是因为这个成语有多么晦涩,而是因为 这已经不是日常交际用语的范畴了,毕竟,约个炮用不着了解一段近两千年前的宏大历史故事;同理,当我听到几个美国女孩儿彼此聊八卦聊到兴致盎然的时候一个 女生夸张的说”Oh My God! I was so desperate as if it’s the last chopper leaving Saigon!”,我的心就一沉,想到,妈的,太形象了,这才是真正意义上native speaker和我们的区别。

 

不过看脱口秀听单口相声的作用还是立竿见影的。

 

脱口秀对于我的来说基本上就等同于每天清晨的新闻联播和报纸摘要节目,原因是在于美国的脱口秀基本上都是对各种时政要闻和娱乐八卦的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字里行间全都隐喻,一笑一颦皆有文章,而且这还有实时的自我测试功能 – 倘若台下的观众和他们的小伙伴们都笑了而你没有笑,DAMN,没听懂吧,不要装作自己笑点很高的样子。

 

ead2a633cae9d33c2365dc189cfce289
我比较喜欢的几个主持人包括Jay Leno, Jimmy Fallon, Jimmy Kimmel, Ellen DeGeneres, Jon Stewart, 当然还有不讲脏话就会憋死的Craig Ferguson. 最妙的是,看这些节目不但提高英语听力,增进对美国文化的了解,而且一点儿都不枯燥,同时还很有助于培养幽默细胞。Standup Comedy就更轻松了,Gabriel Iglesias和Russell Peters,一个美籍墨西哥人一个来加拿大籍印度人,这两个Standup Comedian是我推荐大家无论如何要看一看的,若把他们俩的笑话都听懂,不但提高英语,而且能对除天朝和米国之外的其他世界各地人民进行快速了解,世界观也会在笑声中逐渐发生改变。

 

当然,最后要推荐的是有近40年历史的SNL – Saturday Night Live(1975年首播,从中走出了诸如Jimmy Fallon, Amy Poehler, Tina Fey, Adam Sandler等诸多明星),我的美国同学对我说,什么时候我能完全理解了SNL的笑点,我对美国文化的理解就算是正式出师了。很遗憾,我现在还不能,而且看起来近期也没有出师的可能。

 

说一句可能有点主观,而且想必会有很多人站出来骂我的话,我觉得我们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之所以缺少叛逆的精神,幽默的性格,自我解嘲的勇气,其实很大程度上是缘自于成长过程中主流媒体对我们潜移默化的影响 – 如果我们的谈话类节目少一点那些只会要求嘉宾跟着他一起随着音乐渭然泪下的主持人,少一点靠装疯卖傻发神经博取廉价笑声的低俗内容,也许中华民族的复兴来的会更快一点。

 

当然,趁板砖还没有砸过来之前我赶紧再补充一句 – 我不是说美国的电视节目就都高雅都深刻都白岩松,美国也有无聊到极致但也造成万人空巷的节目,比如Jersey Shore或者Kardashians,但里面的明星Snooki和Kim Kardashian,虽然荷包鼓鼓名气很大,但声誉都已经跌到谷底(Come on, Kim,你和Kenya West的孩子真的要叫North West?),不但成为美国大众的笑料,而且还要时常被脱口秀主持人拿出来戏虐一番(我最近惊喜地发现,随着90后的逐渐成熟,郭敬明有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趋势)。

 

不过大的环境还是不容乐观 – 比如美国的家长们真的会联名上书要求电视台停播Honey Boo Boo,每当看到他们义愤填膺的抗议时,我心里的OS总是“Honey Boo Boo?你还没有看我们播了10多年的还珠格格呢”。

 

Anyway,对我来说,在美国生活的这段时间我觉得我是重新学习了英语,有时候我想,如果在中国能够允许美国的电视节目和出版物进入的话,学习英语真的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Anyway, 许多事情远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不过我在此倒是建议所有想学或者正在学英语的朋友们,要明白一个道理,语言只是一堆符号的逻辑定义而已,脱离了文化这个载 体妄谈语言学习绝对是走到了机械唯物主义的误区,所以,最好的语言学习方式不是课本,不是试卷,更不是各种中国或外国的合伙人忽悠你上的培训班,而应该是 英文原版小说,英文八卦杂志,华尔街日报,商业周刊,连线,Netflix, Hulu,YouTube,Skype,Facebook,当然,还有和高晓松老师一样,42页的护照。

 

当你学会了一门新的语言的时候,你绝对会有想去这个国家看看的冲动,就像Elizabeth Gilbert在Eat,Pray,Love中写的一样,一个学习意大利语的人,怎么能够不去罗马凭吊一下巍峨的斗兽场,不去那不勒斯尝尝最好的pizza?所以,多学一门语言就是多了解了一种文化,而多了解一种文化就等同于在同样长度的生命当中,活出了多个维度。

 

:当然,在美国生活除了英语之外,还有许多其他语言可以完成沟通 – 噢,amigo,我指得不是西班牙语。我是说,我见过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工程师或者科学家们操着各种口音的英语,用着蹩脚到要让全中国的中学英语老师恨得咬碎钢牙的语法,互相激情四射地彼此交流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交流的语言其实并不是英语,而可能是R Language(S语言的一个GNU项目,可以看作是其的一个方言分支,主要用在统计分析和绘图建模中),gremlin query language(一种非常适合进行图形查询和操作的,图灵完备的编程语言),或者Klingon(星际迷航中外星种族克林贡人的语言,Dr. Cooper是这方面的行家)…当然,这就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故事了。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