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北漂” 到 “北漂” 生活映像館

第八章 Perception is Reality

6484990egde27cd03dd34&690
 
说来也好笑,我杀上前去的第一个步骤是健身。

 

这个举措看似驴唇不对马嘴,但其实却大有深意。

 

举个例子,比如我个人特别不喜欢自己戴框架眼镜的样子 – 虽然很多女性友人包括老婆在内都说其实戴上框架眼镜会让我显得稍微斯文一点 – 考虑到我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幅Vin Diesel在速度与激情里面tank top+短裤的打扮,所以如果是比较正式的场合,诸如面试,约会,鸡尾酒会之类的,我一定会戴上隐型眼镜穿上裤子“盛装出席”。

 

说 来也奇怪,我若不戴隐型眼镜的话,和别人聊天时总会觉得自己像是在高原踢客场的中国足球队,讲话磕磕碰碰毫无战术修养和表达逻辑不说,不多一会儿就气喘吁 吁吐字都不清楚只能自惭形秽在一旁沉默了;但倘若戴上隐型眼镜,那真的就像是在电话亭里变身的超人一样,马上就变成了回到了主场的龙之队,虽然脚法一样 烂,但心态立竿见影的就不一样了,绝对充满激情不说,连肘击对手和辱骂裁判也学会了。

 

我想很多女生化妆与没化妆时的心态可能和我戴没戴隐型眼镜是一样的 – 事实上我的例子更奇特一点,因为很多女生化妆与没化妆差别确实很大,而当我询问别人对我戴框架眼镜的看法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你戴框架眼镜?没注意到…”

 

想必大家也都有过类似的心理活动,很奇怪,不是吗?

 

我曾经在一堂组织行为学的课中看到过这样一组实验案例的视频:一位哈佛的教授安排了一组大众眼光中的美女和另一组大众眼光中的非美女在被应聘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应聘这些公司的一些职位。

 

由于是实验,所以两组女生在每个职位的面试过程当中都尽可能地在所有方面都保持一致 – 着装,经历,谈吐,举止,技能,等等。最终的结果当然是美女组不出所料地获得了压倒性数量的offer,而非美女组基本全军覆没血本无归。于是该教授得出结论,外貌在人际交往的相互评估中起着至关重要的角色。我无意反驳这一观点,毕竟,作为男人,我理解冲冠一怒必须为得是红颜,但是我却从这段视频中看到了别样的细节。

 

这个细节就是在无数的面试当中,即便两个应聘者回答问题的内容都一样,但是回答问题的过程,或者用一个更时髦的词 – “微表情”,却大相径庭。大多数美女回答问题的时候都是神采奕奕自信满满,而大多数非美女回答问题时则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抛开天生的性格因素之外,我更觉得造成这一迥异区分的原因更多来自于这些女孩心中对自我形象的映射。

 

换句话说,美女们在现实生活中因为自己出众的容貌,总是更容易地得到周围人的肯定赞赏和宽容,因此有满满的自信和颇高的self-esteem;而非美女们,则由于现实生活并不总是拨云见日灰姑娘,攀上枝头做凤凰的Ugly Betty剧 情,所以自然而然的在饱受排挤嘲笑没有人表白不招人待见的成长经历中变得自卑而敏感。因此在家庭教育成长环境相似的情况下,外貌的差异实则造成了一种性格 上的马太效应,即美女们会更加自信开朗活泼,而非美女们则会更加自卑敏感压抑,而结果就是终于有一天,当大家都已经长大,都变得足够成熟以至于能够不以外 貌做判断下结论的时候,sadly,美女们还是能够轻松取胜。

 

不 知道上面这段话能招来多少女生骂我浅薄,但无论你信与不信,这的确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然而,这个理论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因为美是一个完全主观的纯粹形而上 的东西。这种主观和形而上不仅在对于吕燕和安吉丽娜朱莉谁更有魅力这个问题一百个男人里可能有一百零一个答案,而更重要的是在于你心里觉得自己属于美女组 还是非美女组?

 

听起来有点唯心,但这其实给了世俗意义上的非美女们两条路。

 

第 一条路比较艰难,也就是说你自己承认自己是非美女组的一员,然后忍辱负重艰难成长,时刻提醒着自己和美女之间的鸿沟,疯狂的用各种精神食粮让自己强大,然 后期待有一天能够掷地有声地对自己的罗切斯特也甩下一段流传千古的狠话:“要是上帝赐予老娘多一点的姿色,老娘绝对会让你对我就像现在我对你一样难分难 舍;记着,老娘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老娘是用自己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咱俩人有一天会穿过坟墓,彼此平等地站在上 帝脚下…”这条路是hard模式,慎选。

 

第二条路就简单多了。

 

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主持人Larry King在节目里问25岁的美国饶舌小天王Wiz Khalifa为何要吸食大麻,Wiz Khalifa说因为大麻可以让他自己更有创造力地工作。Larry King听后说其实很多研究表明这只是大麻吸食者在get high之后的自我遐想,比如自己认为自己可以“更有创作力地工作”。然后Wiz Khalifa说了一句很牛B的话:“如果我能够认为自己在更有创造力的工作,这还不够吗?别人慢慢也会这么认为的。Sometimes, Perception is Reality. (有时候,感知即是真实)”。

 

Perception is Reality? 虽然这句话的禅意绝对堪比六祖坛经中慧能的那句“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但仔细想想其实这就是康德‘不可知论’的本质所在啊 – 毕竟真实的本体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认知的,而我们只能认知‘物自体’给我们的感知,然后我们将其命名为现象(我是伪学术,希望搞哲学的朋友们来吐槽)。说得通俗一点,倘若我们眼中的世界都只不过是真实世界通过我们的认知而在我们脑中产生的反射物而已,那干嘛不像“盗梦空间”里的dream architect一样,把自己的世界塑造得更完美一点儿呢?然后你就会惊奇的发现Wiz Khalifa是对的,当你觉得自己很不错的时候,你的认知则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你的举止,从而让别人也慢慢这么认为了。就像演星际迷航当中的Kirk船长的William Shatner一样,这样一个牛X角色演多了之后,不但他自己觉得开始觉得自己很牛X,到后来是全体美国人都一致觉得觉得他很牛X了。

 

所以,你只需要每天对着镜子问自己:“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等你有一天不用昧着良心也能脱口而出自己的名字时,恭喜你,你也许尚未在容貌上成为美女,但是成功地拥有了美女的心态和美女的自信,and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matters.

 

这个引言虽然长了点,但是我要表达的意思想必已经昭然若揭了 – 我并没有奢望通过健身练出人鱼线变成人见人爱的帅哥,但美国人有句话这么说:“Depression is the manifestation of an inflammatory body”(低落的情绪其实是肿胀身体的一种体现形式),所以我确实希望通过健身把自己情绪上的低落与阴霾一扫而空,让信心重新爆棚,让self-esteem健康成长。

 

还 记得《哈利波特》最后一部里哈利是如何帮助对自己飞行术忧心忡忡从而产生严重自我怀疑的罗恩的吗?对了,只是骗罗恩刚才他喝下去的就是所谓的幸运药剂,而 在罗恩英雄般的防守住了对方两个必进球之后,作为读者的我们都明白,让他如此神勇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幸运药剂,而是在那一刻,罗恩内心深处认为自 己是最棒的魁地奇球员。

 

后记:我 个人非常抱歉在此极具歧视性地将女生们分为了两个不同的类别,但目的仅仅是为了说明此实验,并不代表我自己对女生的看法。无可否认,我们的大脑会让我们在 面对五官或身材呈某种比例的异性时分泌出更多的多巴胺从而影响我们的情绪乃至举止,但我的理性和修养都告诉我,永远不要仅仅根据一个人的外表就轻易分爱憎 下判断,真正决定一个人本质的是这个或精装版或简装版皮囊下的心灵。成语中用“环肥燕瘦”来形容美女,用“貌若无离”来形容非美女,但我想任何一个读过柏 杨先生《皇后之死》和听过德云社郭班主《丑娘娘》的理性男人,都应该无一例外的鄙视赵飞燕而喜爱钟无离吧。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