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北漂” 到 “北漂” 生活映像館

第六章 硅谷, 流着牛奶和蜜糖的 “迦南美地”

d86b453df70ffcaf37e87ed28b753fc3
 
由于这几年工作正巧赶上了北京变态的房市(我写过一篇和哈耶克那本奠定他世界性声誉的著作同名的文章来谈投资和买房,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来看看,也许有不一样的收获:《通往奴役之路》),而且又阴错阳差地在里面折腾过几次,所以在经济上有了一定的能力,因此决定把这笔钱投入到回报率最高的资产上 – 教育自己。于是不破不立,我开始考虑出国读MBA。

 

决定出国读书一是因为这始终是我心中无法放弃的一个梦想,二是因为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市场的这个事情让我的心中充满了遗憾与失望,三是因为看多了各种拼爹或者拼干爹的事情之后,对国内大部分学历的含金量我开始持有了保留意见。

 

关于考试和申请有太多可供参考的信息,所以我不想再赘述了,对于准备出国的同学,我只想说一句,the whole application process is definitely an engineering project,而且还得面对各种deadline要求和budget限制,所以,请做好充分准备。这里有两个tips分享一下:

 

1. 首轮申请固然录取率会高很多,但末轮申请运气好的话能拿更多奖学金 (商学院是有奖学金的,而且你若真的很出色,全奖也未尝没有可能) 。原因是因为会有一些拿到更好学校offer的学生在最后一刻放弃名额,而校方为了保证生源则不得不像航空公司一样在舱门关闭前甩卖空座。这种机会当然是随可遇不可求,但是有目的地留几所学校在最后一轮申请既减轻前期申请的工作量,又可以期待意外的惊喜,何乐而不为;

 

2. 要奖学金需要技巧。我认识一个来自立陶宛的哥们儿,他拿了学校的offer之后就开始发邮件要更多的奖学金,学校第一次是很痛快的将他的奖学金double了。过了几周之后他拿到了另一所大学的offer,然后继续用此作为BATNA (Best Alternative to Negotiated Agreement) 发邮件继续要钱。学校显然不愿意因小失大(毕竟录取工作也是需要成本的,而且好的生源对学校的排名至关重要,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学校是愿意拿钱息事宁人的),因此又把他的奖学金double了一次。然后这个哥们儿最NB的招数出现了 – 他做了一个极其复杂投资分析模型,试图证明录取他可以给学校带来多大的收益。我之后看过这个表,虽然我不是很懂金融和投资,但也感觉这个表做得颇为专业。最终不知道是他那有炫技之嫌的分析模型还是整个过程中展现出的高超谈判技巧哪一个打动了校方,但最终他拿到了几乎全奖。

 

我是early bird,所以在12月就拿到了第一个offer,然后在四月份做了最后决定来加州,原因也只有一个,这里有硅谷。

 

硅谷这个地名所代表的意义对于任何一个在IT业内摸爬滚打过几年的人来说都不啻于耶路撒冷之于穆斯林。比如我曾经在北京工作的公司就把会议室分别命名为”Mountain View”, “Palo Alto”, “Menlo Park”…以至于我当年读David Vise那本”The Google Story”的时候对书中出现的地名儿一点陌生感都没有。还记得在拿到offer后曾偶然间读到Bloomberg Business Weekly上 一篇文章,具体写什么的我已经忘了,但大意就是说在金融危机的阴霾下一片萧条的北美就业市场中,唯有在硅谷这片狭长的“流着牛奶和蜜糖”的“‘加’南美 地”里各种高科技公司在风险资本的滋润下蓬勃增长,就业机会和成功故事饱满的就像一罐在手中摇了半天后仓促打开的可乐一样肆意四溢,而且我还深刻的记着文 中提到每到周五晚上,有着不同肤色操着不同口音的硅谷新贵们就鱼贯而出聚集到各自公司附近的watering-hole聚餐,一份卖到200刀的水煮鱼(olive-oil poached fish)居然都能被抢购到供不应求。

 

怀揣着朝拜的心情,我来到了这片曾经在心中憧憬过无数次的土地,但没有想到迎接我的第一个挑战却是让我怎么也未预料的的巨大的语言障碍和文化冲击。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