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說吧,記憶

仲夏夜之梦

6484990egd0d9c716547b&690

序:

昨天我还和Vivian说我今年想要挑战一项纪录,即穿着人字拖过完一整年,然后今天就迎来了寒冷而刺骨的加州冬天。在咬着牙一个猛子扎进在淋漓的冷雨中 如同澡堂般冒着热气的泳池时,刹那间恍惚记起了一篇写于今年五月但由于不甚满意所以之后一直静悄悄躺在我硬盘某个角落的文章。

 

回来找到这篇文章,再读一遍,莫名的觉得有些许淡淡的忧伤。忧伤的原因是在于,当我在五月份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尚且不知道我即将迎来近十年来最美妙 的一个summer holiday,而在岁末重新回味这些文字时,夏日里的所有回忆就突然在这个灰蒙蒙的天气里蜂拥而至,就如同旅行团那首《悠长假期》里唱的那样 –

 

hey-hey summer holiday
把愿望 写在了沙滩上
hey-hey summer holiday
已变成 这轻快的忧伤

在这潮湿的冬日
写一首夏天的诗
Na~
在这潮湿的冬日
读一首夏天的诗
Na~~

 

嗯,在这个潮湿又阴冷的冬日,让我正式发表这篇我写于夏天的诗。

 

仲夏夜之梦

 

灵感是狗娘。

 

文艺青年都需要定时精神通便-即希腊人所谓的catharsis,非要隔一段时间就伏案写点什么有的没的,高谈阔论激扬文字也好,自我欣赏拨动心弦也好,总 之要抒发一下某种挥之不去的心绪,哪怕花上几个小时在灯下苦苦地钓灵感,但只要最后看到word文档里面码满了雅黑字,就会身心舒畅,好似在灼热太阳的肆 虐下终于一个猛子扎进了清澈见底的游泳池,倘若恰巧再有灵感及时上钩,写出些许曼妙的字句出来,那便如同游完了400码之后一抬头突然嗅到一丝淡淡的香 味,摘掉泳镜擦擦眼睛,突然发现原本躺在泳池边草地上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Hershey巧克力色美女突然娇滴滴地问你能不能帮她涂一下防晒霜。

 

不过灵感可不是那么好钓,我想肯定比在甘比亚钓水鬼要难好多。陆游在《剑南诗稿》中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太同意不过了,而且我觉得所有把玩过文 字的人都应该有体会。Eat, Pray, Love(《饭.祷.爱》)的作者Elizabeth Gilbert去年在TED演讲,说道古希腊人从不讲“you are a genius”,而只讲“you have a genius”,言外之意就是说马可·奥勒留莎士比亚狄更斯阿瑟米勒李白鲁迅罗琳托尔金之辈不过只是一个个幸运的载体,恰好有路过的genius或者 daemon觉得想在这个人体motel里借宿一晚,然后“砰!”一下,我们就有了沉思录李尔王大卫科波菲尔欲望号街车将进酒狂人日记哈利波特和指环王… 而且作为一个历史阴谋论者(history conspiracy theorist),我总觉得那些专业作家们一定都知道这些内幕,而且试图通过各种途径告诉蒙昧的我们。比如罗琳就曾经暗示过,哈利波特的房间为什么比罗恩的整齐干净?因为他有一个家养小精灵!马伯庸亲王不也试图走进科学揭秘谪仙李白么,敢情澎湃的诗情都来自那支青莲笔啊,而且你看江淹丢了郭璞的五色笔之 后马上就才尽了…

 

而且灵感这玩意儿就如同一个任性的bitch,故意挑逗你,然后和你捉迷藏:你在灯下苦苦思索找寻的时候它永远难觅芳 踪,但当你忙的焦头烂额时,它却神秘的出现,问你想不想要啊…然后在你眼前飘来飘去,搞得你心烦意乱,但又无暇顾及,眼睁睁看着无数斑斓奇幻的作品就这样 从眼前滑过,待终于得一喘息机会伸手去抓时才发现鞭长莫及…

 

上周日我去游泳的时候就是这个情景。本来我正在棕榈树环绕这的open air泳池里全身心地享受着加州午后的惬意时光,然后旁边走过一个辣妹,于是我下意识地瞟了一眼那双美腿,就在这一刹那,灵感来袭,eureka也 好,epiphany也罢,我突然有如forensic analyst,拆弹专家和精神分析师同时附体,从思乡的指纹里,记忆的导线间和神经的脉络中,意识到了自己恋足的根源。

 

6484990egd0d9cb6fceb6&690

大概6-7岁的时候为了打发无聊的夏日,爸妈给我报名参加了一个local的游泳培训班,现在想想教练应该也就是一个不到20岁的小女生,但在当时简直就是我们心中的阿尔塔莎公主,当然,我们一个班全都是克赛。

 
而恋足的导火索则是发生在一个炎热的午后,本已经没有什么体力的我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以为自己真的是人间大炮,因此主动请缨参加了一个长距离接力。本 来即便游到中途体力不支也无妨,泳池边有很多供给休息的小handle,只要游过去抓住一个然后如树袋熊一样攀附在侧略作调整,不一会儿就会如同进站换完 胎的F1赛车一样抖擞精神地再出发。但只可惜百密一疏,我无法相信我当时居然没有考虑到其他和我一样高估了自己实力的克赛小朋友们途中没有体力后进站换胎 的概率是依照泊松分布,而休息时间则是依照指数分布。

 

于是悲剧就出现了,在我想进站的时候突然发现沿途所有的handle上都已经挂着一 个克赛了,所以我不得已只能咬紧牙关继续的游啊游,游啊游,而耳边似乎已经隐隐听到了塞壬的歌声龙王的低吟和波塞冬的冷笑,6年生命轨迹中的 highlight开始在脑中不断闪回…就在这一刻,突然一条修长的腿出现在我眼前,原来阿尔塔莎教练看到了苦苦挣扎但即将被平静的漩涡吞没的我,然后不 加思索的伸出了一条腿,而我则不加思索地抱住了这条腿。

 

随即我便爱上了这条腿。你知道,这种near death experience造成的爱恋是异常的刻骨铭心,所以《挪威的森林》第七章马上冲入脑海:“我左一眼右一眼打量她那苗条而光洁的腿。她的腿也确实十分诱 人。”第四章也拍马杀到:“她肌肤白皙,光滑滑的,腿型十分匀称诱人。”《奇鸟行状录》第六章:“记得她的腿异常漂亮。”《再袭面包店》“双胞胎女孩与沉 没的大陆”:“只见她双腿真是诱人得很”,《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第三十七章:“腿很迷人。”《海边的卡夫卡》第三章:“身段苗条,而胸部又很大,腿形也 够好看。”Beetles的Here Comes the Sun应该在此时响起,哦,或者Simone Egeri的Summer Vacation也好…我就这么抱着不肯撒手,是的,“就算全世界的老虎都融化成黄油”,不,就算全世界的黄油再都凝固成老虎,我也不放手,不放手不放 手!直到这条腿的主人笑着对我说:“你想抱到什么时候呢?渡边君…”
 
当然,她肯定没叫我“渡边君”,因为第一,很显然在她眼中我只是一个快要淹死的小破孩儿;第二,她看起来虽然很像村上里沙,但显然不读村上春树;第三,就算她后来读村上,但在1988年的那个夏天,林少华应该还没有翻译完 …
 

6484990egd0d9cc91b645&690

 
好吧,我承认上述的文字看起来像是一个臆想症患者病态的梦呓,那是因为我和灵感擦肩而过了,能做的只能是绞尽脑汁试图窃取那本该“天成”的文章…但是,我发 誓,上周日的那个下午我确确凿凿地看到了灵感 – 就在我以自由泳姿行进到泳池的中心处,我的左臂正在水下和狡诈的阻力进行顽强搏斗,而右肩正带动着小臂以导弹冲出水面的曲线沿着空中动力学里最高效的弹道 轨迹在空中滑行,我侧过脸呼吸,然后就在这时,穿过无数在飞在阳光里反射出斑斓光彩的水滴,我看到了:
 
5英尺7英寸左右,黑头发,大眼睛,希腊女祭司式的打扮,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然后我分明感觉到时间停止了一秒,水滴以及穿过水滴的太阳光线,都变得瞬间静止了,我看到她嘴唇微微蠕动,虽不懂唇语但我马上理解了她的意思,她问我想不想要一个超级棒的故事。
 
我心中有点惊诧,因为一个关于女教练美腿的故事马上浮现在我脑海中,情节饱满语言细腻节奏动人。我想我应该赶紧游到对岸,拿出手机来把这些都记下来,于是小 臂如阿拉斯加海湾里的飞鱼一般扎进了水中,低头,呼气,左臂抬起再降落,然后再次抬头换气时,发现她刚才站的地方空无一人,然后感觉背脊一阵凉风吹过。
 

6484990egd0d9cd81b13a&690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