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說吧,記憶

师恩恒久远,一课永流传

8c324621c7bdaace9bb14a3d62796c66    昨天写文章的时候提到了李耀国老师,今天趁着中午没事,“追忆”了一下大学的时光。
 
     李耀国老师教授过我们两门课程,一门是计算机体系结构与汇编语言,另一门是数据结构和算法。学过这两门课程的同学应该都能理解,能把这两门课 讲出彩的老师,必非等闲之辈。当然,由于我天资愚钝,他课堂中的很多内容我当时没有全部听懂,但就像谢逊在冰火岛强迫年幼的张无忌背诵七伤拳拳谱一样,在 未来的岁月当中,很多他讲授的很多知识,尤其是方法论层面的一些东西,就像三国杀里面的锦囊牌一样,时不时给我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虽然我学业一般,未 必给李耀国老师留下什么印象,但是我很喜欢的他的授课风格,也觉得从中获益良多。

 

     根据我的记忆,李耀国老师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系,因而智商颇高,反应极快,逻辑思维特别缜密,据说上学期间曾获得过南开大学第一届围棋比赛天 元称号。他应属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批半导体行业的高端人才,当年给我们上课时还是摩托罗拉中国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和一些数年不写代码的博士或博导们相比, 一直奋战在第一线的他实战经验丰富,讲课行云流水收放自如。

 

     由于他白天要上班,所以一般课时都在晚上,而且他的课信息量极大,并且理论和应用结合的特别紧密—除了必须的实验课之外,他还会时不时地 会根据课本中的某个知识点发散性地扯到目前行业的发展状况以及做一些个人的comments。另外最要命的是他在讲课中会经常自作主张的让我们“被听 懂”,例如,在他如水银泻地般将某个很复杂的算法讲完之后会很和蔼的问我们:“刚才讲的那些大家听懂了么?”,然后不等我们从思维幻境和大脑飞速运转所表 现出的茫然中反应过来,他就开始自问自答:“好的,我假设你们都听懂了,我们继续…”,然后click,下一个幻灯片。所以可想而知,这种讲课风格对于我 这种晚饭后大脑会习惯性缺氧半小时左右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Nonetheless,还是在忐忑中对上他的课充满期待。现在想想,如果不是他用浓厚的东北口音和打小看二人转培养出来的幽默感时不时的在 课程当中插科打诨的讲一些行业内的anecdote,或者讲到兴致高涨时不自觉的点根烟吞云吐雾称兄道弟颇具民国大师范儿的讲课风格,恐怕我很难有勇气学 完这两门枯燥而乏味的理论课程。

 

     师恩恒久远,一课永流传。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