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傑克脫口秀

忆前田君 第三章

b8e4b965654ad9e74a658ea2001a88a2
 
第三章 八月的天空,她是狮子座
 
虽然会默写杜甫的《春望》,但前田君最喜欢的中国朝代却是宋朝,原由呢是因为他妈妈很喜欢婉约派宋词,于是他儿时没少听《雨铃霖》《浣溪沙》和《蝶恋花》。我对此倒是深信不疑,尤其结合上他那种东京少爷歌栏瓦肆夜夜笙歌的做派,的确很符合我印象中奉旨填词的白衣卿相柳三变。
 
但这一切全都在那封标题为”Milan”的邮件后彻底崩溃了。
 
如果你还记得第一章末尾我提到的那封很欠打的邮件的话,那么后续是这样的 – 当然,米兰终于还是没有成行 – 活在偶像剧里的前田君在大家的诸多暗示下终于还是明白了我们的囊中羞涩,于是,目的地退而求其次地改成了芝加哥(纵然不如米兰和那不勒斯的原汁原味,但芝加哥著名的deep dish pizza应该也不会让前田君失望),而同行的一位叫洁米的中国学姐则让这部由前田君领衔主演的日本偶像剧突然增加了无数虐心的情节。
 
按资历讲洁米是学姐,但年龄其实要比前田君小几岁,其实大家彼此之间原本已经熟识,但或许旅行是一种能奇妙地改变人与人之间化学反应的催化剂,前田君在芝加哥之行中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旅行的意义” – 在这方面他的确要比阿兰德波顿和陈绮贞都幸运的多。
 
洁米是浙江海宁人,典型的江南女孩儿,皓齿朱唇,肤若凝脂,说话吴侬软语,走路风摆荷叶,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有着吴越女子那与生俱来的百媚千娇和风情万种,诸位若是读过金庸先生的那部《天龙八部》,想必在脑中早已勾勒出阿朱阿碧王语嫣等诸多姑苏美女的形象了(我其实一直想推荐前田君读一下金庸大师的这本著作,看看金庸笔下描写的江南女子和他的对洁米的感觉是否一致,更何况金庸先生自己就是浙江海宁人,而书中的故事则正好发生在前田君最爱的中国朝代)。
 
无可否认,洁米姣好的容貌和婀娜的身姿自然是吸引前田君的原因,但真正让前田君臣服在石榴裙下的我想还是两人思想上的惺惺相惜。
 
和所有来美国读MBA的女生一样,洁米有着强大的气场和磅礴的野心,不要误解我,我不是说她盛气凌人,其实恰恰相反,她很平和而且有幽默感,但是,思想和眼界这种东西是很难掩饰住的,因为她对自己苛刻,所以看别人的眼光自然也很挑剔。我刚入学的时候就听说过她的疯狂行径 – 所有成绩拿A荣膺奖学金不说,每周还要去公司实习2天,同时还兼任一门课的助教;而最近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年初时看到她在朋友圈中说了一句:“闭关半年考CFA”,然后销声匿迹,半年后当她在朋友圈中再次出现时,则是一句轻描淡写的:“CFA证书已拿到,出关了”。你懂的,就是那种对自己特别狠,狠到不留丝毫情面的女生,顺便说一句 – 即便我想你已经猜到了 – 八月的天空,她是狮子座。
 
这种女生对成熟男生的杀伤力是无与伦比的,于是,前田君对洁米的爱慕从那个春假开始如蔓草般疯狂生长,一发不可收拾,然后,就像原本雄狮般气吞山河的安东尼在克丽奥佩托拉面前变成一只温顺的猫,原本英俊潇洒阅女无数的大理国王子碰到王语嫣后变成地道的花痴加弱智一样,昔日纵横情场从来都是“事后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前田君,变成了苦情的祥林嫂。
 
于是自打春假结束,我本来好端端的MBA生涯,就突然变成了gossip girl的节奏。基本上,在每一次不成功的约会之后,前田君都会心事重重地半夜10点半打电话给我:“hi,Jacky, 你还没睡吧,我有一个题目想和你讨论一下”,然后不待我回答就直接挂了电话,然后10分钟后我就听到他那辆马自达小跑车刺耳的刹车声,再下一秒钟前田君就提着两打啤酒出现在了我家门口。
 
由爱情催生的荷尔蒙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毒品,所谓灵感,所谓缪斯,在你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升高时会泛滥到俯拾皆是。在我始终未搞明白前田君到底是热恋还是单恋的那几个月里,我作为兄弟团后援之一,从饶有兴致到被逼无奈,看了大量前田君写给洁米的情书 – 在这一点上,我很敬重前田君,作为一夜情高手,但在追自己喜欢的女孩儿时,依旧保持着名士的做派,即便用的是非母语,但丝毫不影响旁征博引妙笔生花,早稻田大学文学学士绝对不是白读的。
 
相比之下,洁米的回信则礼貌和克制得多,虽然字里行间看得出两人彼此间互有倾慕,但对于曾经深谙QQ聊天暗语的我来说,一瞥之下双方的态度即一清二楚,明显是一个每篇都倾注心血均为十四行诗的水准恨不得标点符号都可以呐喊I love you,而另一个则言语闪烁竭力固守friend zone就差不能直接说出经典的“我要洗澡了,再聊”和“恩/呵呵”。
 
就像定期更新的电视剧一样,每周总会有各种各样新的剧情出现,同时自然也伴随着各种坊间的小道消息和八卦传言,而时间,就在他们俩复杂的情感纠葛中慢慢逝去。
 
六月初,当凯尔特人在东部决赛中3-2领先热火并且回到波士顿坐镇花园广场严阵以待准备主场问鼎分区冠军时,身为绿军球迷的前田君准备好了香槟和红酒,邀请了诸多好友去家中看球,准备大肆庆祝绿军的胜利,不料却眼睁睁地看着勒布朗神兵天降,全场以45分18篮板9助攻的逆天表演帮助迈阿密扭转战局死里逃生。当看到KG和真理一言不发地穿过球员通道走进主队更衣室时,前田君原以为这会是他在那个夏天里最伤心的时刻。
 
然而,就当他自己顺利拿到了东京美林的实习机会,洁米也拿到了心仪已久的美国公司发来的full time offer,一切看起来都臻于完美时,吉他声响起,陶喆拖着花腔低吟浅唱,“但你说 I~/only wanna be your friend/做个朋友/我在你心中只是just a friend/不是情人…”,于是前田君的世界开始在北加州的艳阳中下起倾盆大雨,洁米回了上海,我则陪着前田君坐在戴维斯的Our Home酒吧里,喝着前田君和调酒师解释了半天才搞出来的特别鸡尾酒 – yukiguni(雪国),一杯又一杯,直到他醉到开始无意识地默念“国境の長いトンネルを抜けると雪国であった。夜の底が白くなった。信号所に汽車が止まった…” (川端康成《雪国》的开篇,也是日本人几乎人人都会背诵的名段)
 
在前田君即将返回东京的前夜,我喝着冰凉的啤酒,坐在戴维斯近郊一间便捷旅店的破旧沙发上,在老旧空调执着的低吟中,听前田君花三个钟头,用细腻的叙事风格加弗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法,把他这段奇特的,颇具村上风格的异国爱情故事娓娓道来,最后前田君问我:
 
“Jacky君,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洁米小姐吗?”
 
“我想,是因为洁米小姐温柔美丽吧。”
 
“不,不仅如此。我和你说过,我爸妈的关系不是很融洽,时常争吵,所以我小时候在家特别没有安全感,唯一可以让我觉得安心的地方是我奶奶家,而洁米小姐,像极了我的奶奶。”
 
这个答案让我有点猝不及防,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前田君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恍惚,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我对我的奶奶有很强的依恋感,不怕你笑话,我的妹妹也像极了我的奶奶,所以我和我妹妹关系特别好,我俩11岁的时候还在一张床上睡,搞得我妈差点都要送我去医院检查了”,他自嘲地笑笑,“所以,当我在春假时突然发现洁米小姐很像我的奶奶时 – 嗯,你懂的,不仅仅是长相啦,不过我奶奶也是美女啊 – 是各种表情神态以及举手投足间的气质,我心中就涌出了无限的亲近感,Jacky君,你还可以开车吗?”
 
我摇了摇手中喝了不到一半的啤酒,示意他当然没问题。
 
“走,我带你去看看仅仅属于我和洁米的秘密”,前田君从床上一跃而起,全然不顾时间已近凌晨,而他还有一个早班飞机。
 
车停到了前田君之前租住的公寓,里面所有的家具已经搬空,前田君径直走到卧室,关了灯,然后指着天花板说,“Jacky君,你看天花板上无数的繁星,我请洁米来家里看过星星”,我这才注意到天花板上印满了无数荧光的星星,虽然摩羯的我一向无法理解这种滥情偶像剧种的桥段,但我不否认还是有一点点感动 – 谁能想到一个坐12小时飞机都西装笔挺的东京美林银行credit analyst会为意中人做这种事情呢?
 
但这依然不是这个夜晚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时刻,下面这个片断 – 我发誓完全属实 – 让我记忆如此深刻,以至于经过在我脑海中2年的发酵后,当我今天想起时,脑海中的画面伴随着的是Skeeter Davis的那首《The End of the World》:
 

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ing?
Why does the sea rush to shor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Cause you don’t love me any more?
 
Why do the birds go on singing?
Why do the stars glow above?
Don’t they know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It ended when I lost your love.

 
在如泣如诉的歌声里,在那个繁星满天的凌晨,前田君走到门前的院子里,捧起一个精致的小花盆,里面是一株在怒放后略显疲态的紫罗兰,“这是我为洁米种的,本来想她生日时送给她,八月份,她是狮子座,不过”,他自我解嘲地笑笑,“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继续养下去的必要了”。
 
凌晨两点,电视中的午夜脱口秀节目早已结束,我喝完最后一口啤酒,站起身来准备离去,在出门的瞬间,我停下来,转过身,问他,“哥们儿,有朝一日,当尘埃落定时,我可以把你的这个故事写出来吗?”
 
“当然没问题,这个故事的版权我独家授权给你”,前田君给了我一个微醺但依旧不失风度的微笑,就好像当年被记者问及是否同意媒体报道宫泽理惠的贵乃花一样。
 
就是我决定写下这个系列文章的初因。
 
第二天,前田君搭上了回东京的飞机,我也开始了暑期的实习,这是我认识前田君的第一年,这个系列文章还远未结束。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