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傑克脫口秀

忆前田君 第四章

Orange-is-the-New-Black-Loogo
 
第四章 Orange Is The New Black
 
暑假大概是从我去旧金山国际机场把打着领带穿着西装在经济舱里正襟危坐了一晚上的前田君接回戴维斯的那天正式结束的。
 
然后生活就像新开始的秋季档电视剧一样,新鲜的面孔和崭新的剧情马上让所有的人都耳目一新,甚至连一句previously in…都没有,就匆匆翻开了新的篇章,而前田君和洁米小姐的爱情故事,则早已变成了上一季的老旧桥段,飞快地被大家遗忘了。
 
开学伊始,当大家还在热络地讨论各自的实习经历时,我和前田君则都在忙着搬家。
 
我搬家是因为媳妇儿拿到了旧金山一所学校的offer,为了方便,我们从北边的戴维斯搬到了东湾的小镇胡桃溪,这样我可以沿101高速开车去学校,而媳妇儿也可以做轻轨进城上课,因此,我的搬家属于对刚性需求的合理统筹,无可厚非。
 
前田君的搬家听起来则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折腾了。
 
首先,前田君搬到了一套新的公寓 – 这个我理解,结束一段恋情的最好方式当然是换掉所有可以触景生情的东西;然后,前田君抱怨戴维斯的夜生活太无聊,而且离金融圈儿太远,没有办法让他更好地和圈儿内精英们互动,于是乎大笔一挥支票本一撕,又在旧金山给自己找了一个小房子。
 
每个月近两千美金的房租让我这种屌丝当然咋舌不已,不过心中倒也佩服前田君这种为了建立人脉不惜重金投资的举动。当然,这种佩服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被喝高了的前田君一通电话彻底打得粉身碎骨。
 
“嘿,Jacky君,还没有休息吧”,从电话中都能听出来前田君醉醺醺的神态,“我要给你介绍一个朋友,一个特殊的朋友,美奈子(みなこ)小姐,你等等,我让美奈子和你说话”。
 
我甚至还来不及错愕,就听到前田君在这位美奈子小姐的轻声埋怨中将电话递了过去。
 
“嗨,Jacky君你好,我是美奈子,时常听前田君提起你,很高兴认识你啊”,美奈子小姐用带着淡淡东瀛口音的英语礼貌地打招呼。
 
“啊,美奈子小姐,也很高兴认识你…”,我一时语塞,完全不知道这个对话要如何进行下去。
 
“哦,我是前田君的室友,在旧金山读书,学医学,请多指教啊…”,美奈子小姐听出了我的局促,立即很委婉地做了自我介绍。
 
“噢,美奈子小姐是学医的啊,真了不起…”,我忙不迭地接过话茬攀谈了起来,然后一边聊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扇前田君耳光 – 什么离金融圈儿太远,什么没办法和圈儿内的精英们互动啊,全TM是扯淡,敢情藏了一个娇滴滴的室友啊!
 
按说风流成性的前田君从情殇里刚刚走出来,找一个情人帮忙愈伤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之所以有点让我出乎意料,则是因为前田君不久之前刚刚在萨克拉门托交到了一个正牌的女朋友,環(たまき)小姐。
 
環小姐芳龄22,长得小巧可人,来自日本关西地区的某个小城,当时正拿着旅游签证在美国游学,刚好在萨克拉门托的一所社区大学里学习英语,在一次聚会中和前田君偶遇后,顺理成章地被前田君发展成了女朋友;
 
美奈子小姐则年逾30,撒发着成熟女性的风韵,和前田君一样来自东京,正在攻读医学博士,听说在圣地亚哥还有一个美国男朋友,不过两人似乎保持着开放式的恋爱关系。通过租房子的契机认识前田君后,两个东京人自然而然地同居在了一起。
 
521G4DS10BOd0003
 
周润发早年曾与叶倩文和王祖贤一起联袂主演过一部叫做《大丈夫日记》的电影,完美地诠释了前田君正在玩儿的这个危险游戏 – 一个是心口的朱砂痣,一个是床前的明月光,一个是清纯又青春的小鲜肉,一个是多情又风情的美娇娘,思忖许久后前田君大概觉得哪个都舍不得离开,于是只好学习发哥把自己的心一分为二,一半给巴黎铁塔,一半给自由女神,一三五做勇士队粉丝,二四六变国王队拥趸,真正的左右逢源,东宫西宫(《大丈夫日记》中王祖贤和叶倩文一个在纽约一个在巴黎,而美奈子和環则一个在旧金山一个在萨克拉门托)。
 
只不过大丈夫不能一直大丈夫(だいじょうぶ,日语中的“大丈夫”是一切都安好的意思),终于有一天晚上当前田君在旧金山和美奈子小姐共进晚餐之后,在红酒和威士忌的催化下,开车时变道过快从而和后面的一辆车发生了剐蹭,而这个本来可以很快解决的轻微交通事故,则由于前田君血液中酒精含量超标而演化成了DUI(Drive Under Influence,即酒驾),于是不但驾照被立即吊销,而且面临着刑事起诉。
 
虽然有点沮丧,但惯看风起云涌的前田君起初并没有太把此当回事儿 – DUI在美国虽算是刑事案件,但因其是初犯,而且并未造成严重后果,按照常例,只要做够足额的社区服务,并不用担心会有牢狱之灾。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谁也没料到前田君此时居然出了一个昏招。
 
在美国面临任何起诉时,请律师打官司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班里面学法律的同学都建议前田君此时应该花重金请一位资深律师,不但可以免除入狱的风险,而且会降低对其签证的影响。谁料一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前田君,这时候不知何故被他在旧金山的房东洗了脑,那位美国老太太成功地说服了前田君雇用了自己当律师的儿子,还给出了所谓的友情价。
 
出庭还算顺利,律师成功地帮前田君申诉到了用做社区服务代替服刑的机会。听到这个结果后前田君大为轻松,恰巧此时正逢春假,又有日本友人来访,于是他心血来潮,带着美奈子小姐和自己的日本朋友,三个人直接飞到佛罗里达度假去了。
 
春假结束后不久,有一天早晨我正在酣睡,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半睡半醒之间接起来,一个语速极快的美国人连珠炮般急吼吼地对我说:“你是Jacky吗?你好,我是布莱恩,前田君托你转告XXX教授,这周他可能无法去学校上课了。”
 
被中国各式各样诈骗电话训练的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我,第一反应是这个自称叫布莱恩的人是一个骗子,于是糊里糊涂地与其虚与委蛇了一番,挂了电话后就立即打算和前田君确认一下真伪。谁料到前田君电话关机,邮件不回,似乎彻底在人间蒸发了一般。
 
因为彼时我已经开始实习,所以虽然觉得蹊跷,但也没顾得上多想,结果第二天正当我开车驶过圣马刁跨海大桥的时候,电话又响起,还是这个布莱恩。
 
“嗨,Jacky你好,我是布莱恩,你有帮前田君传话给教授吗?另外,前田君还想让你帮一个忙…”,电话那边依然是语速如风。
 
“不好意思,布莱恩,你是前田君的朋友吗?”,鉴于这个布莱恩既不说广东口音的普通话,也不让我猜他是谁,所以我终于忍不住打断他,抛出了这个问题。
 
“噢,我是前田君的律师,他没有和你说嘛?”,对方倒显得有些诧异。
 
“没有啊,我现在联系不上前田君了,你知道他在哪里么?”,我也有点诧异。
 
“嗯…他坐牢了…”,布莱恩迟疑了一下,有点不情愿地说。
 
“…”,そうですね,我在心里默默自白道。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社区服务是有时间限制的,即必须在某个日期之前,做够法院规定时长的社区服务才可以避免入狱,谁知道布莱恩律师居然忘记了叮嘱前田君这个重要的细节,以至于当前田君和朋友们在南海岸悠闲自得地晒了两周太阳后,在回到旧金山的当晚,就被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上门逮捕,正式的锒铛入狱了 – 仓促之余的前田君完全没来得及把监狱的地图纹在自己身上,甚至连会计课本和小榔头都没来得及带。
 
再见到前田君是差不多半个月之后,他看起来神采奕奕,似乎还胖了一些。
 
据他所说,他服刑的监狱关押着的都是像他这样没有前科、受过高等教育、举止优雅、谈吐不俗的极品轻刑犯,所以既不用担心黑帮大佬的恐吓,也不必防备同性恋室友的骚扰,伙食虽然稍微差了一点(以他的要求而言),但总体来说生活还算惬意,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前田君还和室友们学会了至少3种打牌游戏,读完了东野圭吾的两部中篇小说,放风时还偶然结识了一位戴维斯的校友(那位化学系毕业的学长在湾区某所中学当老师,入狱的原因很奇葩,是因为和妻子吵架时说狠话,结果妻子一怒之下以人身安全收到威胁为理由报警,结果此公逞了一时口舌之快之后被亲媳妇儿送进了牢房),两人在狱中穿着囚服他乡遇故知般相谈甚欢,还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前田君晃了晃他手腕上舍不得摘下的狱中身份标识牌,无不炫耀地说:“哼,斯坦福哈佛有什么了不起的,曼德拉说过,监狱才是强者真正的课堂,它让我们的精神更加的坚强,直到赢得最后的胜利”。
 
photo (1)
 
P.S. 由于坐牢的原因,前田君错过了一门课的期中考试,结果被教授无情的当掉,只能暑期专程从芝加哥飞回来上了两个月的补习班才拿到毕业证。環小姐在最初的愠恼之后选择了原谅,于是在这两个月里始终不离不弃得陪在前田君的身边,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前田君浪子回头,環小姐既往不咎,9月份两人一同双宿双栖地飞回了芝加哥,开始了谈婚论嫁。
 
Orange Is The New Black…(黑色是工业设计中最长盛不衰的颜色,___ is the new black是一个句式,表示某种东西成了新的风潮和时尚。橙色是囚服的颜色,Orange Is The New Black的意思则不言自明,当然这句话因为Netflix的同名电视剧风靡全球)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One comment

  • Emily
    August 27, 2015 - 1:57 am | Permalink

    hahahhaha,完全没想到剧情这么狗血,前田君居然还是把自己作到美国监狱去了……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