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el Tower & Rosetta Stone 肉桂年華

您怎么称呼 – what’s your name – お名前は

8056661389360982659
 
前些日子,一个朋友请我帮忙给她刚出生的宝宝起一个英文名,这可让我为难得直挠头,琢磨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
 
昨天,正在看《樱桃小丸子》卡通片的老婆突然问我 – 哎,你觉得陌陌 (小侄女的小名叫‘陌陌’) 的英文名叫Momoko怎么样,就是画《樱桃小丸子》的Momoko,既和其小名谐音,又兼具东方气息,另外美国人也熟悉,而且发音绝无问题,你认为能交差吗?
 
(注:确切的说,Sakura Momoko是《樱桃小丸子》作者三浦美紀的笔名,Sakura是‘樱花’的意思,Momoko是‘桃子’的意思)
 
我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名字本身还挺可爱的,但还是觉得有点心虚 – 虽然写成了罗马字,但归根结底这毕竟是个日本名字啊,别到时候不但过不了关,还被朋友上升到民族大义的高度给我狠批一顿。
 
话说回来,我们中国人起名字确实比较讲究,比如蒋公中正的名和字取自《易经》“豫卦”中“中正自守,其介如石”的含义;我老婆的名字则是取自于《管子》中“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典故,既然“四维不张,国乃灭亡”,那就干脆“张维”好了。
 
写及此处,不由想起每次去美国银行办理业务时,总会碰到一些对我那看似龙飞凤舞但其实没有丝毫书法功底的中文签名啧啧称奇赞叹不已的老外,我揣测若我能有本事把中国人名字里蕴藏着的那些传统和典故都翻译给他们听的话,估计这些金发碧眼的洋人们会被吓得昏死过去吧。
 
的确,和中国人相比,西方人给孩子起名字实在是简单太多了 – 约翰卢卡斯三世 (John Lucas III) 为何叫卢卡斯三世?没错,是因为他爸爸是卢卡斯二世(John Lucas II)…
 
稍微讲究一点的西方人,则会参考一本家喻户晓的儿童起名百科全书 – 《圣经》,因此约翰大卫马修卢克卡莱布加布里亚这些都是好名字任随你挑选,所以你若看看林书豪三兄弟的英文名(Jeremy, Josh, Jeseph),就应该知道虔诚的林妈妈给孩子们起名字时的灵感来源了 。
 
若想取个百科全书里没有的名字也不难,无非是从古典神话故事和拉丁文词源上做做文章。
 
罗琳阿姨不可谓不博学,但小说中的名字也不过只是望文生义的水平:
 

卢平教授能变成狼,于是其名是传说中喝狼奶长大的罗马奠基者Remus,其姓则是拉丁语里狼的词根Lupin;
 
赫敏聪慧机智,故其名来源于希腊神话中最善辩论与灵舌的赫尔墨斯;
 
卢娜疯癫可爱,是因为希腊先哲们认为月亮女神Luna是引起癫狂Lunatic的根源…

 
如果按照罗琳阿姨起名字的风格,最适合我的英文名字应该是Lucifer – 闪耀光芒的启明星,失乐园里的堕天使,曾是天使的魔鬼,拉丁文里代表“光明”的词根Lux蕴藏在拼写当中,还有哪个名字能比这个更好得诠释“赵 (照) 亮”呢?
 
不过和简单地取一个与中文名谐音的英文名相比 (比如张维 – 维维 – Vivi – Vivian),走这条路线还是充满了陷阱。
 
几年前我曾碰到一个女学生告诉我她的英文名是Nymph,我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反应过来她一定是金山词霸等拙劣翻译软件的又一个受害者。
 
很多诸如金山词霸的翻译软件很不负责任地将Nymph这个词翻译成“山泽女神,宁芙女神”,以至于若只看中文的话,则很容易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类似于伊芙泰勒在指环王中饰演的那个精灵族公主一样的圣女形象,清丽脱俗不食人间烟火,殊不知Nymph这个娘们儿在希腊神话里是臭名昭著的慕男狂,在英语中也是女性色情狂的词根,所以可想而知一个女生若用此做自己的英文名,就相当于在中国文化的语境当中自称潘金莲一样了。
 
我当年给自己起英文名的时候则没考虑这么多。
 
初中英语课上老师要求每个人给自己想一个英文名,词汇贫乏的我就直接借用了偶像张学友的英文名Jacky,结果想不到沿用至今。
 
后来发现Jacky是一个稍微偏女性化的名字,大多时候是作为Jacqueline或Jackie的昵称使用的,因此我不是很清楚为何20年前的港台娱乐界会有一群给自己起名为Jacky的大老爷们儿。
 
上班后由于坐在我对面那位长得酷似《修女也疯狂》中乌比.哥德堡的黑人大姐也叫Jackie,为了区分我俩,美国的同事们发挥了一下创意,利用我名字Jacky Zhao的缩写,直接称呼我JZ – 得儿,我不小心就成碧昂斯的老公啦。
 
从张学友变成说唱教父听起来还蛮酷的,和我比起来,我们公司一个印度哥们儿就惨多了。他本来叫做Sudanshu Gaur,结果不知道哪位老外使坏,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做Sudoku (数独游戏),于是乎没人记得他的本名了,他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数独”兄。
 
说起印度名字,我在学校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叫Saraswathy Ganapati,毕业时候是我们班GPA第一名,而且博览群书晓古通今。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名字起的大有深意 – Saraswathy源自于印度教中的智慧女神Saraswati,而Ganapati则源自印度教中最受喜爱的四臂象头神Ganpati – 困难清除者,这分明就是印度版的赫敏嘛!
 
不过和接下来的这位比起来,用两个印度教神祗做名字也算不了什么。
 
刚来美国的时候我去参加一个模拟面试,邮件中告诉我要去某个公司找一位叫做Jesús的哥们儿。注意看字母u上面那小小的一撇,加上这一笔之后,这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西班牙裔名字,读作“黑苏斯”,而不加这一笔,就是如雷贯耳的耶稣基督了。
 
可惜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细微的区别,于是你能够想象一个华裔小伙子在某公司写字楼里逢人就问“请问你知道如何能我在哪儿能找到耶稣基督”这个问题时,是有多么的荒诞…
 
比我更抓瞎的是我另一个同学,这老兄收到老外一封邮件,瞅见落款处写着God Speed,误以为这是对方的名字,结果回邮件的时候直接来了一句Dear God (亲爱的上帝),后来才知道原来God Speed是类似于我们“顺祝商祺”,“一帆风顺”之类的礼貌用语而已罢了。
 
被别人误认为是上帝应该不是件丢人的事儿,但接下来这个一个姐们儿就有点儿冤枉了。
 
她给自己起的英文名是Prodigy (天才) – 好,我承认,这个名儿的确有点显得不够谦虚,不过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 一个美国老太太给她回邮件时不知道是老眼昏花还是怎样,直接写道:Dear Porridge (亲爱的粥小姐),好么,直接从天才变米粥了。
 
不过我真的不能过分指责这位美国老太太,因为我也犯过类似的错误。
 
我的日籍好友前田君的女朋友叫Tamaki (環),但刚认识她的时候,我总是把人家叫做Tamago (卵),结果人家好好地一块美玉,就生生被我叫成一枚鸡蛋了。
 
不过这种错误也有犯得浪漫的时候。我们公司有一个叫做Ramiro Rodriguez的哥们儿,我实在模仿不了西班牙语的发音,于是就照葫芦画瓢叫他Romeo (罗密欧)了,他也挺乐意。后来得知这位老兄居然还娶了一个台湾太太,搞得我一直很想见见祝英台女士…
 
最后我决定用一个最神的名字来结束这篇文章。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李黎黎 – 这个名字写成中文当然没有任何问题,well,除了唱《春天在哪里》的时候会总不由自主的想起,但是想象一下当老外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抓狂!
 
因此每次出国旅行黎黎姐总是在把老外们搞得焦头烂额的同时自己也被搞得焦头烂额 – 海关实在不相信有人叫lili li,但护照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假的;酒店的接线员更郁闷:
 

“Last Name please?” (请问您贵姓?)
 
“Li.” (李。)
 
“First Name please?” (请问您名字?)
 
“Lili.” (黎黎。)
 
“Oh I mean your first name.” (噢,我意思是您的名字,不是姓氏。)
 
“Lili.” (黎黎。)
 
“O…K…then last name?” (好…吧…那您姓什么?)
 
‘Li.’ (李。)
 
‘…’ (…)

 
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故事,每一个名字背后都代表了一种文化,你若也有关于名字的故事,请你千万要告诉我!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