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村往事 生活映像館

感恩节特辑

show_mop (5)
 
感恩节“游行”
 
我开始真正的学习英语是从高一暑假开始。当时和张文欣借了一本已经被她叔叔翻破了的《走遍美国》,在还没有电子词典的年代,捧着一本同样被我舅舅翻破了的英汉大词典,如获至宝般的走进了Stewart一家的生活,也第一次接触到了感恩节。
 
上周和职业发展中心的顾问聊天谈到感恩节,人家问我对美国这个传统节日了解多少,我有点羞涩的说了一系列单词:anglican, persecution, pilgrim, mayflower, turkey, pumpkin pie, parade, football…后来怕人家觉得我太过幼稚,所以没好意思讲自己在最新一集的《南方公园》中得到的关于感恩节的最新无厘头阐释。
 
总之啦,感恩节一定得有火鸡,南瓜派,橄榄球赛和游行吧?
 
果不其然,为了庆祝我第一次在美国过感恩节,我校的其他学生们在上周五特地组织了一场声势浩大甚至上了国际媒体的游行,后来游行到教务楼前的时候感觉有点累了,所以就开始静坐抗议高学费。
 
然后校长Linda PB Katehi女士有点不解风情,打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结果导致这群金发碧眼的天之骄子们就被戴维斯警察局的防暴警察们结结实实地给包围住了,还给不由分说的劈头盖脸给灌了一通辣椒水,从而导致此场面被诸多刚刚换了iPhone4S并且爬上树占据有利视角的拍客们用高像素照相机完整的记录下来并发给了当地媒体,最终结局就是此事像一枚扔进了火药库的浏阳小鞭一样,在放手的瞬间彻底的失去了任何人的控制。
 
而情报一向灵通的我在新闻联播强烈谴责完戴维斯警察暴行后的第一时间内就得到了此消息,并将主要精神依次传达给了我的室友和房东。出乎我意料的是,我那接近天命之年的德国裔房东听完了之后很振奋,不但很八卦的打电话给她的诸多好友,而且不断地和我追忆她上大学时候是如何热血地参与各种学生游行,并如何亲眼见证了柏林墙倒塌的,讲得神情并茂慷慨激昂,最后还大费周折地试图给我解释她刚刚听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搞得我实在不好意思告诉她其实2个月前我国河南省的退休大妈大爷们就自发的上街声援那些在大洋彼岸地进行艰苦卓绝的反帝反压迫斗争的无产阶级兄弟们了。
 
然后周六晚上就开始有前校友们陆续发邮件指责和声讨校长 Linda PB Katehi女士在此事件中展现的超差领导力,要求其马上引咎辞职,否则将联合其他校友不再向学校捐款。而本来想模仿某国红会的战略方针以时间换遗忘的校长 Linda PB Katehi女士在此事升级到国家媒体时终于无法再保持缄默了,只能站出来声泪俱下的检讨,不断撇清自己说并未允许警察使用暴力,唉,经典的dilemma of prisoners案例,看起来同样被要求引咎辞职的警察局长也要使用自己的dominant strategy了吧。
 
危机公关
 
谈到game theory,整个周日下午我都在K书,没再理会此事的进展,毕竟周一的经济考试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一个没有“奇迹”,没有伤亡,没有爱马仕包,没有城管参与的民事事件,在我看来顶多能上个地方报纸充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所以当获悉此事居然登上了国内外媒体的头版之后,我有点诧异了,是因为经过了红会和铁道部的洗礼后,我早达到了淡然自若宠辱不惊的境界,还是我的价值观和道德感已经开始畸形了?
 
总之今天考完试走出教室,就看到一群人聚在lobby里。我分开人群过去拿了几个tortillas 塞在嘴里后,回头看到一个穿着绿毛衣的秃头胖子在舌战群儒。
 
没听几句才思敏捷斗争经验丰富的我就明白了what’s going on。这秃头胖子的身份翻译成地道的中文就是“有关部门”,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本该在幕后保持神秘身份的大人物居然自己跑出来接受诸多热血男青年和女青年的诘问和质疑,搞得狼狈不堪语无伦次,颇似RIO公司那款经典游戏里被诸多愤怒的小鸟们砸的体无完肤的大绿猪。
 
学生们热血就算了,教授们更加翻脸不认人。不但好几个院系的教授联名要求校长 Linda PB Katehi女士下课,今天还有教授落井下石地出主意:有的号召学生们自己上传video到youtube表示反对校方和警方的暴行,坚决和反动的UCD校方划清界限;有的声泪俱下要求GSM的学生们,应该尽快加入到已经如火如荼发展到5000余人的游行队伍当中,充当领导者;更有组织行为学的教授声称要将此案例纳入下学期的授课大纲里面来讲解失败的领导力会带来怎样恶劣的影响…
 
眼看绿毛衣的秃头胖子就有点招架不住了,我问前面的Lauren ,“这厮是谁?”
 
“副校长”,Lauren回头告诉我。
 
“噢…”我又塞了一个tortilla进嘴里,很好吃,多汁的火鸡肉加番茄。
 
旁边的Jason拍拍我,“留点肚子,晚上还有学生会的感恩节大餐呢。”
 
Cheese or Cheesecake?
 
晚上的感恩节大餐果然不错!
 
我拿了一个超级大的纸盘子,将各种火鸡肉汇聚其中,然后默默无语地吃了近20分钟,终于站起来长啸一声,酒足饭饱,可以吃蔬菜和甜点了。
 
跑到甜点桌前,左挑挑右看看,不知道哪一个好吃,终于选了两个蛋糕,一个上面覆着厚厚的一层白色,貌似泡芙中的乳白奶油,yummy!另一个是焦糖包裹着的琥珀状物质,应该是好吃的乳酪蛋糕啦!
 
吃了一半乳酪蛋糕,味道超赞。又用叉子狠狠地挖了一块泡芙,放入嘴里咀嚼…乖乖,怎么这么咸,我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咽了下去,当着美国同学的面说人家做的蛋糕不好吃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吧…
 
旁边的美国哥们眼都看直了,小心翼翼地问我:“在中国你们也都这么吃么?”
 
“恩,我很少吃甜点,不过我太太很喜欢吃..”我又舀了一块泡芙,坦然的放在嘴里。
 
“啊,你不觉得那块cheese很咸吗?”美国同学依然在惊讶当中。
 
“噢,中国也有咸的cheesecake,比如月饼…等等,你说这是cheese还是cheesecake?”我突然意识到不对。
 
“是cheese啊!我看了5分钟一直不敢说以为这是你们独特的饮食文化…”美国同学已经准备开始爆笑。
 
拜托,不要把cheese放在cheesecake旁边好不好!在大家狂笑中我咸得都快飙泪了,不过我还是很镇定地给他们讲了一个关于东方的神秘故事。
 
你们知道在我们的国度如何解释上周五的事件么?大家都诚实的摇摇头,对遥远的国度以及其5000年的智慧充满了敬仰和希冀。
 
我把最后一块cheesecake塞入口中,不紧不慢的说道:“至少有如下三种方法可供选择:”
 
1. “这些向学生喷洒胡椒水的警察们都是临时工,已经被警察局解聘了”;
 
2. “这次事件是一个误会,其实是中国傣族学生会搞的泼水感恩节胡椒抽奖大游行的活动之一…怎么,你不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3. “亲爱的同学们,这是为了进一步提高我校的国际知名度,校方领导才经过精心设计的一次成功的事件营销,这样以后你们找工作的时候就再也不用担心雇主不知道我们学校了,我们就是the school which pepper-sprayed its own students…怎么样,大家领会校长的苦心孤诣了嘛?”
 
大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指了指盘中的半块cheese,总结到:“因此,是cheese还是cheesecake,这绝不是一个拼写问题….”
 
说罢我把盘子扔进了垃圾箱,在大家对东方哲学默默体会的时候,迈开大步扬长而去,TNND,我得找点水喝,齁死我了!
 
感恩节快乐!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