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黃色會客廳

洞穴人

 

c5f5c13b8e25204cdd001170b0b604aa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 《三體》

 

我承认我最近堕落了。上周某一天午后小憩的时候不知何故突然想起了《寻秦记》,醒来后忙不迭地在网上找到这部可谓开创了穿越小说先河的经典之作开始废寝忘 食的重新拜读起来。不可否认黄易先生找到了所有男生的软肋,香艳的情色描写加上开了挂的无敌英雄模式,整个阅读体验基本可以概括为睾丸酮和肾上腺素轮流分 泌此起彼伏。

 

但毕竟而立之年重读此书的心境和志学之年初读时还是大有不同,比如昨晚看到第十八卷第一章“太后逦宫”之时,这一段对话就让我不由得拍案叫绝–

 

邹衍哑然失笑道:“天命已明,新圣人正是由少龙一手培养出来的政储君。现在东方六国虽仍有点声势,却是不知自爱,只懂互相攻讦,日后只要政储君大权在握,统一六国之日,已是屈指可数了。”

 

项少龙讶道:“说到底干爹都是齐人,为何却一点不为己国的命运担心呢?”

 

邹衍从容道:“齐国只是老夫出身之地,老夫放眼却是统一后的天下。”

 

当然,邹衍依然活在一个以暴易暴的年代,但他不顾自己齐人的“国籍”而主张由秦国一统天下而结束战国数百年生灵涂炭,在先秦那个颇为注重血统和出身的年代 里也的确算一个意识超前的奇葩了。我反对以任何理由发生和以任何形式进行的战争,但我对邹衍淡泊国籍血统出身的长远眼光却相当的支持。

 

你看到此处可能要咧咧嘴,觉得我这种言论简直是反动透顶,一个人怎么可以如此忘祖丢宗呢?在你痛斥我之前请听我分辨一下:首先,我绝对反对战争,也不是说 我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胞被奴役而无动于衷。相反,我是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应该视彼此为同胞,摈弃相互之间的偏见,不要仅仅由于不同的肤色,不同的民 族,不同的人种,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性向,不同的语言,不同的饮食习惯,不同的宗教信仰,就开始对彼此怀有成见(stereotypical thinking),然后拒绝去相互了解和沟通,甚至还由于上述原因兵戎相见。

 

的确,我们每一个人都生长在某一个独一无二的文化环境当中,而对任何的与我们不同的事物产生警惕保持距离是进化论赐予我们的礼物。但人类文明的伟大就在于 我们在漫长的历史里意识到了一个事实,即过分强调彼此之间的不同会导致令我们自我毁灭的战争,比如亚拉里克一世洗劫罗马,乌尔巴诺二世十字军东征。英国著 名的讽刺小说家Jonathan Swift在其1726年出版的《格列佛游记》(Gulliver’s Travels)当中,讲述了小人国(Lilliput)里两个党派为鞋跟的高矮和吃鸡蛋时候从大头敲开还是小头敲开这些无聊的话题争论的面红耳赤你死我活,最后不惜大动干戈自相残杀。

 

你觉得这只是荒谬的故事吗?如果你知道英国托利党和辉格党之间的恩恩怨怨,了解天主教与新教之间的血雨腥风,你就会发现有时候我们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顽固和愚蠢。下面这幅画叫做《女贵族莫洛佐娃》,注意画中人的手指,然后上网Google一下,你就会明白吃鸡蛋的故事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我们往往容易忘记我们彼此之间有那么多的相同之处,却偏偏在那细微的不同处纠缠不止争执不休。更别提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蓄意的夸大这些不同从而加剧我们彼此之间的误解和间隙,利用我们的狭隘和愚蠢而到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6484990egd817d75d78f5&690

 

而这种所谓的不同又是多么的可笑?

 

就拿国籍来说吧,中国人就一定要憎恨日本人吗?美国人就一定要仇视阿拉伯吗?联盟和部落就一定势不两立吗?精灵族和矮人族就一定非得互相看不顺眼吗?身在战国的邹衍作为齐人而助燕人破齐军,按当时的思维来说可谓是大逆不道的叛国罪。但在来自2000年后的项少龙眼里,这无非就是一场北京金隅球迷和山东黄金球迷规模升级场面血腥的械斗而已,虽然参与者肯定要被起诉故意伤人罪,但和国籍哪里有半毛钱关系。

 

我知道听起来很荒谬,就像倘若你告知英法百年战争中的贞德一部改编自法国小说的英国电影(Les Misérables)是今年全世界人谈论的焦点时,她一定觉得你脑壳坏掉了。但想像一下,假设另一个来自于2000年后人类已大破三体危机、所有碳基生命联合起来逃避弹星者的二相箔年代的人穿越到我们这个年代(如果您未读懂此句,强烈建议您去读《三体》),是否同样会被我们狭隘的“国籍观”惊讶得瞠目结舌?

 

诚然,一本儿蓝皮儿护照和一本儿紫皮儿护照在现实生活中会给其持有者带来很多不同的待遇,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倘若两位护照的持有者就仅仅因为护照的颜色不 同就在彼此间主动划下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而忘记了我们都拥有平等的灵魂这一事实,那这种行径和种族歧视又有什么区别?无非是把对人的歧视从color of skin变成了color of skin of passport而已罢了。

 

其实仔细想一想,我们彼此之间并没有那么不同。指环王当中我最喜欢的情节就是射箭姿势迷倒一片少女的的精灵族帅哥Legolas和每一个参数都基本和他相反的矮人族大力士Gimme之间从互相延厌恶到成为知己的故事-倘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在米其林三星餐厅吃法餐嘬一口红酒都要用餐巾擦嘴五分钟的Legolas居然能和Gimme在矮人族放着最炫民族风煮着地沟油从一半是酒一半是口水的酒桶里一起舀出一杯来一饮而尽的话,我相信没有怎样的鸿沟是无法逾越的。

 

6484990eg7c02627723ff&690

上高中的时候第一次看“黑衣人”(Man in Black),当汤米李琼斯饰演的agent K带着威尔史密斯饰演的agent J第一次走进星际移民局的时候,我整个宇宙观都为之颠覆了,这么多不同的物种生活在一起,那会是都么有趣的事情啊!

 

后来在加州生活,发现电影中的情节果然不是虚构的。

 

在西西里口音里煮着海鲜汤的小意大利,St. Patrick’s Day飘着啤酒香的小爱尔兰,正月十五张灯结彩的中国城,三月里樱花怒放的日本town;

 

法国朋友带我去吃著名的法式crepe,我发现制作工艺和流程和我朝思暮想的天津煎饼果子如出一辙;

 

立陶宛哥们儿告诉我9岁的他当初就和父母一起站在人墙里,迫使苏联坦克停下了奔驰的履带;

 

印度朋友给我解释包办婚姻,说已经有软件公司推出了生辰八字姻缘算法;

 

日本朋友送给我一套他最喜欢的新宿黑社会(yakuza)漫画,我才发现风靡全球的shabu-shabu原来口语中竟是白粉的意思;

 

一个曾经是职业赛车手的德国女孩儿在阿根廷和她的瑞士男友坠入爱河,我们在谈维特根斯坦施魏因施泰格之余不忘揶揄一下瑞士表让多少中国官员下马;

 

一个墨西哥哥们儿递给我名片,我一瞅大吃一惊,“Jesus(基督)”?他微微一笑,“哦,不,注意拼写有点小不同,在下叫做Jesús (发音-黑苏斯),jaja…(注-同我们的haha…西班牙语中j发作h的音,如加州著名的城市San Jose和墨西哥著名的辣椒jalapeno)”

 

而且这一切,我们何尝没有经历过?

 

柏杨先生在其书中回忆我盛唐之日 – 从敦煌到长安,用中文、西藏文、梵文、于阗文、龟兹文、粟特文、突厥文写成的佛教经卷和文学作品在市面上流行,供应过往的各国商旅行人购买。首都长安内有东西方四十余国侨民,包括远自非洲来的黑人(昆仑奴)。 他们开设商店酒家用西洋女子作招待(胡姬),参加科举,阿拉伯人李彦升进士及第。我大唐对各种宗教兼容并包,伊斯兰教随着阿拉伯人的足迹先到中国,此外还 有景教(基督教的一支)、袄教(波斯拜火教)、摩尼教(波斯阴阳教)先后接踵而至,教堂寺院,各地林立,尤以长安为最多…兼容并包的文化孕育了积极创新的精神,阿倍仲麻吕来大唐至少不用担心被砸车。

 

笑傲江湖中魔教长老曲洋和衡山派二号人物刘正风本为琴箫知音,但却被所谓的名门正派灭门灭族。原因貌似是由于偏狭门户之争,但其实背后藏着左冷禅觊觎五岳 剑派统领的狼子野心。自古以来偏狭和仇恨都是政客们操控他人达到其目的的最佳手段,所以我绝对不相信把自己的首都都糟蹋的不见天日的某些人们会真的在意海 中的某个小岛的真正归属。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的意见是,地球只有一个,它应该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幸运的是,通过读书通过行走通过亲身体验这个多彩的世界,我们渐渐地开始能够跳出种种狭隘思想的束缚,并开始努力去欣赏彼此之间的不同并感谢这种不同带给 我们带来的多样性。世界这么大,即便我们出了村就过了河,过了河就上了山,上了山就进了城,我们也看不完它所有的精彩。人生又这么短,与其画地为牢,为何 不保持一个开放和宽容的心,去把每一天过的更加精彩。

 

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当中描绘了一个洞穴人的寓言,说我们看到的世界其实是阳光射过真实世界后投落在洞穴墙壁上的“皮影戏”,直到有一个人爬出去为止。 如果你是那个已经爬了出去的人,请回头拉一把你那些还在洞穴中的兄弟姐妹们;如果你是那个依然津津有味看着“皮影戏”乐不思蜀的人,请你举起石头要砸向这 个意欲拉你出洞的人之前,思考五秒钟,努力睁大眼睛,然后回头看看太阳。

 

真的,生命由此就会变得不同。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