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傑克脫口秀

看了又看

images
 
也不知道是编剧刻意为之,还是因为韩国毗邻东北,语言本来就质朴,拍个电视剧起个名字叫做《看了又看》,而且还一口气拍了4部上百集,俘虏了一大批中老年女性(比如我妈那样)观众,并且以极为琐碎得故事情节和慢的要命得拍摄进度,如《清明上河图》一样把整个韩国各个阶级家庭得生活面貌展现在千里之外得中国观众面前,不仅带动了收视率得飞涨,而且拉动了各大超市中进口食品专柜里韩国食品得疯狂销售,从辣白菜到泡菜汤,韩国人不仅占领了中国人的电视,还继而主宰了中国人的厨房…
 
OK,为了防治您误会,我赶快把韩剧的话题打住~ 我今天可不不是说韩剧《看了又看》(千万不要被流行文化符号主宰和扭曲了思想,不要听到Black Eye Peas就想起伴着EA SPORTS里面篮球节奏穿着嘻哈风格的黑人RAP组合,其实Black Eye Peas是非洲大陆,尤其是撒哈拉以南很重要的一种农作物),而且中国文化这么博大精深,再怎么雅俗共赏也不能起这么寒酸直白的名字,同样是“看了又看”,搁到中国,那得叫做“观复”!
 
提起”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不能不提马未都;提起马未都,不能不提中国古玩文物市场;提起中国古玩文物市场,不能不提我的老友W和小友Z.
 
老友W,多愁善感喝酒后爱哭爱吐第二天对前一天behavior没有任何记忆的帅哥.本来是学贸易,结果来北京后机缘巧合去了一家拍卖公司,从此就和收藏艺术半路结缘.
 
刚开始不知道这家拍卖公司原来是刘星惠老师掌门,他面试完之后我问他:这公司叫什么啊?
 
他摸摸脑袋,眼睛转一转,然后说(音译):jiade…吓了我一跳, “嘉德?”,我绝对是一脸崇拜,W更是掩饰不住的窃喜…
 
第二天回来,来我这里,继续摸摸脑袋,然后眼睛转一转:好像不是嘉德,发音比较相似…
 
“佳士得(CHRISTIE’S)?这个更牛X啊!”我绝对已经把W封为天人,W更是从刚才的些许羞赧变为呵呵大笑…
 
第三天回来,又跑到我这,第三次摸摸脑袋,眼睛这次没有转,终于firmly地说:不是嘉德,也不是佳士得,是歌德拍卖,老板就是中国首批拍卖师,荣宝斋首席拍卖师,李连杰壹基金首席拍卖师刘星惠先生, 诸位买友和藏家,歌德拍卖春拍在际,有钱的碰个钱场,有东西的碰个人场,没钱没东西的估计人家不让入场…(老W,你看我还帮你们公司做做广告,而且我SPACES的浏览率还满高的,哈).
 
入行之后,W真是勤勤恳恳熟悉业务,有一天一进门就特高兴的问我:你会背中国历史朝代么?
 
他着一问还真把我唬住了,不明就里,还以为内藏什么玄机.结果是W公司业务培训,W终于第一次认真背会了中国历史朝代(虽然在他的朝代里面三国两晋什么的绝对是interchangeable,关公战秦琼是家常便饭).
 
后来听说刘老师经常组织他们去FRIDAY吃牛排开例会,去宣武门吃驴肉火烧当team building,去故宫博物馆实地training,去798点评当代艺术,去号称中国的格林威治村的宋庄收画,还时不时公司众人全部黑西装出现在保利,瀚海等拍卖现场(当然有时候会被人误认为保安),听得我好生羡慕…
 
已经走在准拍卖师道路上的W本来就很有艺术气质,现在主攻当代艺术和字画后,更是言语不凡,徐悲鸿,吴冠中,陈逸飞,赵无极那是如数家珍.去年冬天3九左右,难得一天晴空万里,W和我还有另外一个哥们走在户外,突然仰天长叹: “啊,真是秋高气爽啊!”,惊得我俩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该说什么,只能说W搞现代艺术搞得自己都后现代了…
 
最近看W的SPACES,看到一句觉得经典: “Bacon(Francis Bacon,现代艺术大师)得价格已经和超市中Bacon一样贵了…” 看来猪肉上涨带动得不仅仅是中国得CPI啊…
 
小友Z,是老友R之弟,现年15岁,出生儒商之家,家境殷实,商场乾坤生意轶事从小耳濡目染,加之父母开明言传身教,所以虽然年幼,但已然初露大家之气,而且天资过人,尤其是经商之道年幼时就已经初露端倪.不仅如此,此小友对古玩瓷器颇有研究,痴迷与此.有次我登门拜访,看到他专心致志洗干净一堆从南宫古玩市场(太原)买回来的瓷器碎片,然后如同玩jigsaw一样沿着纹理将这些碎片小心翼翼的粘在一起.我搬新家的时候,他和他姐姐来House Warming Party,他给我背来一个大的陶彩花瓶,还特别抱歉的说: “亮哥,真不好意思,这个是仿宋的,等小弟有钱了在给你换一个真的.” 让我感动不已…
 
古玩中他对瓷器比较偏好,书包中经常看到类似《明清瓷器鉴赏》,《艺术品投资与鉴赏》的杂志,讲起来青花瓷,裂纹釉那是滔滔不绝,让我不仅感叹业术有专攻学海无至尽(我对瓷器的了解就局限于汝,哥,定,均,官+景德镇),而且更加坚定兴趣绝对是最好的老师.小Z对马未都先生有些研究,对马先生生平了如指掌,《马说陶瓷》那就是他的《圣经》,当然他习惯与称马先生为 “马末都”,不过相信马先生业不会见怪。
 
每次谈马先生到最后,他都会让我附耳过去,悄悄说: “别和别人说啊,马末都先生有黑社会背景”,我赶紧一脸诚惶诚恐得问: “这个事马先生自己知道么?” 小Z一听赶紧蹙眉,四下张望一下: “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我赶紧点头称是…认识小Z之后,我才发现,最累得不是陪女人逛街,是陪小Z去潘家园和琉璃场.去年夏天有一次被小Z忽悠的,晚上彻夜未睡,凌晨2点去潘家园等着开门扫货,后来我眼睛都睁不开了,还听见小Z给我介绍和田玉的鉴别方法,记忆忧新.
 
有一次小Z看<鉴宝>的时候突然扭过来问我: “亮哥,你们公司有古玩业务么?”
 
我怔了一会,然后严肃的和他说: “当然有了”.
 
他一听来了兴趣: “什么啊?”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很专业的说: “Oracle”.
 
“那是什么?”他一脸困惑.
 
“甲骨文…”我坐在沙发上感觉气定神闲.
 
“噢…”小Z面露神往表情.
 
哎,做SALES让我变得更会Bluffing了… 这样扯淡大家才会”看了又看”吧,good da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