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北漂” 到 “北漂” 生活映像館

第十三章 人生中最精彩的四个月

2013-11-28 16.03.24
 
还是在2007年蜗在中关村软件园读《世界是平的》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一家叫做Salesforce公司的存在,书中托马斯.弗里德曼将其作为解释云计算SaaS模式的典型案例在书中进行了详细介绍。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Salesforce在中国商业软件市场上的表现乏善可陈,不论从知名度,还是市场占有率,都不足以和当时如日中天的Oracle EBS, Poeplesoft, Siebel, SAP, Microsoft Dynamics等等相提并论。
 
正因为如此,当我在调研时发现Salesforce相关的工作出乎意料地供不应求时,我还很担心Salesforce会像是车展中大放异彩的概念车那样,看起来虽然很赞,但依然很担心除了吸引眼球和赚取噱头之外它倒底什么时候会变成真正的主流。
 
这么想想,老天的确待我不薄 – 就在我从SAP的漩涡中刚刚脱离不久,正打算重新考虑未来的方向时,一场云端商业软件和云端开发平台的盛筵就这样适时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Dreamforce ‘12就像是一个wake-up call – 这个在业内可以和Google I/O或苹果 Macworld媲美的年会不但彻底改变了我对Salesforce的印象,而且就像漆黑的夜空中横空出世的那道闪电一样,瞬时将我心中对未来的犹疑一扫而光,一切关于职业发展的思路都在刹那间变得清晰无比,我甚至能看到自己曾经的那些散落在履历中无序的,不规则的经历,都被这个无与伦比的产品完美地连接在了一起,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挨打许久之后重新拿到锤子的雷神索尔,或者疲惫不堪时突然发现头发变成金色的赛亚人。
 
请原谅我语无伦次表述和不知所云的比喻,我的兴奋点在于,我之前从未料想到我能找到这样一个市场表现如此抢眼,既具有商业软件本质又具有云计算平台外延,完美契合我个人的兴趣与背景,学习资料和模拟环境丰富而易得,在中国市场上刚刚崛起的产品…这简直就是ちょうどいいです,it’s just right,一切都刚刚好!
 
现在想想,我觉得Salesforce这个年会的名字起的真好,Dreamforce,“梦想的力量”。
 
接下来,就如题目所说的那样,我经历了我人生中最精彩的四个月 – 从开始正式学习Salesforce,到拿到满意的offer,前后不多不少,一共125天。
 
我之所以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我在11月9日这天制定了一个计划 – 为了赶在毕业之前找到工作,我决定要在1月份结束之前取得我所需要的Salesforce认证,然后再花两个月时间投简历和面试,最终目标则是争取在春季学期开始之前让这一切尘埃落定。
 
为了让这个看起来有点疯狂的计划得以顺利实现,我将MBA的课程都集中选在了2天,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抛去小组会议和写作业的时间,每周我将会有至少4天的时间可以全身心投入在Salesforce的学习当中。
 
在从十一月开始的两个月里,除去上课之外,我的作息时间一般是中午2点起床,然后先去附近公园的露天泳池游泳,在头脑和身体都百分之百清醒之后,回家吃每天唯一的一餐。从5点开始,我就会坐在写字台前悬梁刺股挑灯夜读一直到次日清晨7点,之后送老婆去地铁站上学,再之后回家补充睡眠。
 
这两个月里我看了5万字以上的英文资料,熬过了30小时左右的YouTube教学视频,做了不下50种线上试验,敲了至少2千行调试代码,消耗了1000余道模拟试题以及整整一包Stassen绿茶,游了6万米左右的距离,与Chris夫妇一起经历了罕见的加州暴雨,并且在夜深人静实在学不下去的时候还重温了一遍鸟山明先生经典的《七龙珠》,另外,还顺便拿到了3A1B的期末考试成绩。
 
这一切的结果就是 –
 

1月1日迎来2013年
1月3日考到了Salesforce201管理员认证
1月15日正式步入而立之年
1月17日将Salesforce401开发者认证收入囊中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比想象的还要顺利 – 我在自己的LinkedIn主页中添上这两个认证的24小时之内就收到了3份面试邀请,而之前门可罗雀的邮箱瞬间就挤满了recruiter和HR的各种寒暄和问候 – 我笑了笑,大山终于走向了穆罕默德。
 
在面试了4-5家公司之后,我收到了Bunchball的面试邀请。
 
回想一下,当初决定申请Bunchball这家公司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缘。
 
在冬季学期里我选了一门和IT咨询相关的课程,讲课的老师正好是一位做了10多年CRM咨询顾问后跑到Blue Shield做in house的一位CRM专家。
 
我本来觉得凭借自己昔日的经验和近日里在Salesforce世界里的浸润,应付这门课应该是轻松自在游刃有余,但没想到期中考试的试卷中一道诡异的论述题彻底让我失语,这道题很短,我至今记忆犹新,它如此写道:《使命召唤2》能够给CRM实施带来怎样的启示?
 
文科生出身觉得论述题怎么也能胡邹几句的我,面对这道题的时候是真正的彻底哑火,为了不交白卷,我写了一行字 – 不好意思,没有玩儿过《使命召唤2》。当然,这样的答案依然不能拿分,但分数并不要紧,要紧的是我由此知道了gamification这个概念。
 
不知道gamification这个词绝对不是孤陋寡闻(直到现在Word软件还在提示我该词是一个拼写错误),很多商学院的老师 – 包括敬爱的Marc教授 – 在听到这个词之后的第一反应都以为和游戏开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由于再说下去就要跑题太远,所以gamification究竟是什么这个话题就暂且按住不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查阅,YouTube中和coursera.org上有极为精彩的讲座和课程。
 
长话短说,我在google中查gamification时无意看到了Bunchball这家公司,根据wikipedia中的介绍,Bunchball的创始人Rajat Paharia是被业内公认为是“gamification之父”。怀着崇拜的心情在LinkedIn里面一搜,居然发现此公司也在找Salesforce相关的职位,于是二话不说很利索地写了一封声情并茂的cover letter,顺便提交了简历。
 
于是,这封发自于2月23日的邮件,不知不觉地为我拉开了这精彩的四个月中最后那场咏叹调的帷幕。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One comment

  • Toni
    August 31, 2016 - 11:54 pm | Permalink

    看到这篇文章很兴奋,感觉突然找到了希望。同样MBA毕业后在湾区工作了几年,现在处于迷茫期,想寻求突破。最近也是想要考salesforce的证书,你的文章也给我了我很大的动力。 非常佩服你的勤奋和毅力,能分享下学习salesforce的经验吗?非常感谢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