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北漂” 到 “北漂” 生活映像館

第十二章 梦想的力量

23d690a1712481cd418f0950d121e996
 
整个暑假除了游泳,打球和实习外,我每周会定期参加管理咨询兴趣小组的活动。
 
管理咨询兴趣小组是UC Davis MBA项目里的一个学生团体,参加的对象多是对管理咨询感兴趣的同学,而活动内容则是按照Marc Cosentino那本著名的《Case in Point》中的案例来进行实战模拟。
 
Marc Cosentino是何许人也?
 
此公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毕业,曾在哈佛大学的就业服务中心担任过18年的主任,后来独立门户,成了case interview的权威人士,然后写就了这本再版了无数次,被誉为了MBA圣经的《Case in Point》。
 
如果你即将去读MBA,那么我强烈建议你或组织或加入一个类似的团体,就像参加toastmaster会帮助你快速提高英文演讲能力一样,参加管理咨询兴趣小组则会让你对如何用MBA的思路和语言来解决商业问题有一个快速而感性认识。
 
对于我来说,通过一个夏天的历练,我熟悉了case interview的流程以及应对其所需的各种方法论,还通过在实战模拟加深了对过去一年中所学到的各种知识的理解;但是这些收获倘若和接下来要讲的这个相比较的话,则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Case in Point》这本书之所以被奉为MBA圣经,是因为其中的案例都故意设计得极为巧妙而颇具争议性,这也是鼓励参加case interview的面试者们能够think out of box,学会在既定方法论的基础上,能够跳出固定思维的藩篱,用非常规的角度和方法来审视并解决问题。
 
所以在经过整整一个夏天的熏陶之后,我突发奇想,与其对着书中的案例坐而论道,为何不把找工作这个眼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要务当作成一个case interview的案例来处理呢 - 把走投无路的局面翻盘成绝处逢生的剧情,这不正是商业社会赋予MBA的最高期望吗?
 
想至此处,我便拿出case interview中分析案例的方法来重新审视找工作的问题 - 找工作说白了就是求职者试图在劳动力市场中卖出自己,和商品市场相比,劳动力市场虽然有自己的特殊性,但是从最本质的角度来讲,依然逃脱不了经济学中市场供需关系的约束。
 
而大多数求职者们,不管是出于思维惯性还是盲从心理,在踏上这个市场的时候唯一考虑的就是推销自己,从而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如何更好地去包装和美化自己,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这种做法其实是违背了市场营销中最基本的供求关系原则 – 若你的潜在雇主是沙漠中数日滴水未进的旅人,那么你再怎么强调自己是包装再精美做工细腻口感独特的巧克力,对其的诱惑也远远抵不过一杯不起眼的纯净水。
 
考虑清楚了这一层面,我决定要先去了解劳动力市场中的供需关系。
 
MBA要求决策者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要有足够的数据予以支持,为此我专门找了Gartner,Bluewolf等咨询公司上一年针对云计算方向就业市场的白皮书,然后通过对其中披露的数据进行分析和解读,从而定位了几个颇有潜力的职业发展方向。
 
案例进行至此就进入了精耕细作阶段,需要了解每一个职业的技能要求和行业状况,然后再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分析判断,定制化出不同的求职策略。
 
我首先排除了存储,虚拟化,分布式计算这些对计算机底层技术要求较高的领域,毕竟,一个简单的SWOT分析就可以看出来,让一个商科毕业的MBA和诸多CS毕业根正苗红的硕士博士们去竞争这些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工作机会,是多么的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其次,我放弃了在云计算领域名声显赫的谷歌GAE和亚马逊AWS – 这两个瞩目的云计算应用平台当然前景很棒,但是长远来看,基于这两个平台的职业发展路径多为产品经理,架构师等等,这和我的兴趣点不符合,而且也让履历上的这个MBA学位显得有点暴殄天物;
 
我很清楚自己的短板 - 我虽然是IT背景,但是我之前工作的重心主要是在企业管理软件的咨询和销售方面,所以在技术层面上基本和云计算不沾边;虽然通过各种途径还算是对云计算有一些认识,但和专业人士相比还是管中窥豹而已。
 
同时,我也很明白自己的优势 - 技术的背景降低了我对任何新技术的学习曲线,IT行业从业经验让我保持着对行业发展趋势的敏感,MBA使我有了和非技术人员,尤其是公司高层沟通的基础,而双语的优势则提供了一个利用中美两国云计算行业发展时间差做长远职业规划的机会。
 
于是思量好久之后,我决定在云端商业软件这个“老树发新枝”的领域寻找机会。
 
谈到云端商业软件,SAP的新产品HANA很自然地作为第一个目标进入了我的视野 – 德国商业软件巨头全力打造的基于云的新产品,既需要IT背景,又需要商业知识,看上去简直太合适不过了。
 
但是我低估了SAP这个庞然大物转型时所产生的巨大阻力和强烈惯性 – 我试图通过我所有能想到的一切渠道来获取关于HANA的学习资料和环境,但是发现SAP这个庞大的帝国并没有给外来者开一扇可以免费便捷进入的门,而支付昂贵的费用去报名学习,对于已经被MBA学费压榨地入不敷出的我来说,则根本就只是一个无用的选项而已。
 
“想学不能学才最寂寞”,所以我依依不舍百般无奈地和SAP唱了“离歌”。
 
在极为不甘心地告别了SAP之后,日历已进入10月,加州的夏天尽管很冗长,但也慢慢显出了去意,我心中虽然对未来还有些许忐忑和不安,但是夏天之前的那种能在我内心深处造成恐慌的迷失感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相比之下,我更觉得自己就像高速行驶在漆黑隧道里的那辆赛车,虽然在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情况下如此狂飙会让我掌心出汗心中悸动,但此时的我已丝毫不怀疑那久违的阳光就在接下来的任何一个转弯后骤然出现了。
 
10月份的某天,我在实习的公司和同事聊天,这个叫做Diya,会说意大利语的美裔印度女孩儿问了我一个很重要的问题:“hi Jacky,下周你去Salesforce的年会么?Hot Red Chili Peppers会演出哦”。
 
“嗯…下周我有课啊…”,对流行音乐绝缘从未听过这个“香料”乐队的我犹豫不决。
 
“翘掉吧,不去太可惜了,整个旧金山就像是过节一样,你去了就知道了!”,她坚持。
 
“那么,好吧…”,任何要劝我翘课的人都会发现,我其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啊。
 
于是,人生的这个转弯就这样不经意地到来了。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