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大河劇和私小說

维基解密之新东方 — more than meet your eyes

show_mop
 
【此文章纯属虚构】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我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在老板正给客户做presentation时突然响起,会议室所有的人都被这激昂的旋律打断了思路,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我,我连忙摁掉了电话,连连欠首表示歉意,然后在低头躲避老板射来恶毒目光的同时偶然瞥见对面客户的big-wig还在不由自主的随着这恶俗旋律的节奏频频摇头晃脑。
 
会议回复正常,老板用漂亮的幻灯片成功的将客户从凤凰传奇造成的恍惚中重新吸引了回去,我连忙低头看手机,果然一条短信发来:“赵老师,我是Lucy啊,不好意思打扰了,今天下午有空来一下么?洪伟老师想找你谈点事”。
 
看完短信我迟疑了一下,Lucy是洪伟老师的秘书,而短信中的洪伟老师即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北京学校北美部的主任张洪伟,自两年前我在朋友的半忽悠半推荐下到这个在纽交所上市的教育机构做兼职教师以来,此公便一直是我的顶头上司。而上司平白无故非节非假找我有事,让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安,难道又有不知好歹的学生投诉我?
 
由于我命格使然,天生就不爱讲规矩不爱受羁绊,以至于上课时经常由性而发侃侃而谈,导致了经常被学生投诉说此老师上课除了没讲英语之外基本上什么都讲了。但就在我虚心接受低调做人严格按照教纲办事后,结果是投诉更多了,均是抱怨本是慕名前来听此老师针砭时弊谈古论今的,结果大失所望,此人上课只讲英语…唉,果然就像黑曼巴同学感悟的那样,有为此爱你的,就有为此恨你的啊。
 
心中揣测但依旧得赴约,匆匆给Lucy回复一条短信约了下午三点,然后午饭时和小心翼翼地和老板请假:“头儿,下午没事儿了吧,我请半天假行么?”
 
老板把眼睛从对面那位白领丽人超短裙下大腿根处移起来眯着瞧了我一眼,敲着碗沿儿说:“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瞪你么?”
 
“知道知道,我应该把手机调成静音的…”我一脸羞愧。
 
“什么啊,根本没有抓住重点!”老板不耐烦的打断我,拿起牙签一边剔牙一边说:“你的铃声也太没品了吧?想让客户觉得我们公司都是一群怪咖吗?你听听我的!”说话间从口袋中掏出他的联发科手机,优雅的点击了播放,然后京韵大鼓瞬间在上岛咖啡厅里悠扬的响起:“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犹存妃子陵。题壁有诗皆抱恨,入祠无客不伤情。万里西巡君请去,何劳雨夜叹闻铃?”对面的美女惊诧的抬起头看过来,老板举起豆浆颔首示意,然后绅士地一笑,露出了牙齿上沾着的一根韭菜叶…
 

 
我刚来新东方的时候,隐约听说洪伟老师有一个外号叫Panda,我仔细打量这位高度近视体态富贵的英语语言文学博士像极了戴着乱马中沐线那样酒瓶底眼镜的乱马爸爸—当然是熊猫形态,以至于我一直好奇倘若去泡三温暖的话,洪伟老师会不会一会儿从熊猫变成鸭子,一会儿又从鸭子变回熊猫?
 
玩笑归玩笑,其实北美部的员工很崇敬洪伟老师,而且我一直觉得洪伟老师名字起得很好:洪,大水也;屈原《天问》中曰:“洪泉极深,何以寘之”,曹操《观沧海》里云:“秋风萧瑟,洪波涌起”;伟,高大,壮美,奇异也;《三国志.诸葛亮传》对这位多智而近妖的蜀国丞相如此描写:“身长八尺,容貌甚伟”,《庄子.大宗师》中庄周歌颂上帝的时候以此称谓:“伟哉造化,又将奚以汝为?”。
 
由此可见,洪伟老师的名字很有那个马其顿传奇帝王抑或那个古罗马角斗士将军的色彩—Zhang the Great或者Maximus Zhang…人如其名,洪伟老师不但身材魁伟心宽体胖,更加待人宽厚为人豪爽,正所谓学富五车而做人低调,腰缠万贯却隐于闹市,最幸福的是还有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女儿,而且听说太太长得可以和珊璞媲美,罢了罢了,人生若是如此,管它什么禽溺泉还是熊猫溺泉,都不枉坠入了。
 
我坐在会议室里正在构思着等会如何拍马溜须以蒙混过关时,门被推开了,洪伟老师挺着便便大腹笑着走了进来,我连忙起身迎了过去:“洪伟老师,好久不见啊,最近孩子都好?上次—”然后我笑容在刹那间凝固,就这样语塞在了半空—-在洪伟老师伟岸身型的阴影中,我看到了另一张充满狡黠和阴谋的面孔跟在其后,房间的温度骤然下降,空气也瞬间变得有些稠密了,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仿佛遇到了摄魂怪一般,但我并不会呼神护佑,我只是艰涩的咽了下口水,硬挤出一丝笑意,然后朝后者点点头:“嗨,戴云老师…”
 

 
握手,寒暄,分宾主落座,本来心情放松的我这下子倒真的有些局促不安了,以至于Lucy欠身奉上咖啡时微微露出的乳沟都不能让我心有旁骛。
 
在新东方北美部,你可以和洪伟老师没上没下乱开玩笑,如果是美女老师的话,甚至尝试如樱木花道那样捏捏安西教练下巴的举动也无伤大雅;但是,只要戴云老师一步入屋中,所有人都会心中一战,尽管看起来还是谈笑风生,但心中都会变回那个不苟言笑正襟危坐的自己,你会明显感到每个人都似乎是在表演一个题目为“be natural”的舞台剧,但演技都烂到极点,讲笑话的生硬到像极了春晚的主持人,听笑话的夸张到像极了KTV的妈妈桑。
 
其实我之前并未和戴云打过交道,只是听说过一些他的传闻,据说此人为人虽说不上阴戾薄凉,但绝对够得上残酷无情,教课之余会收集其他老师的各种把柄,被他盯上的老师无一不是停课反省后被调离岗位,导致北美部老师在私下送其外号“新东方军统”戴云,字贫农—原因是军统戴笠,字雨农。
 
“洪伟老师,找我什么事呀?”我尽量不去看另一张似笑非笑酷似斯内普一样的准邪恶面孔。
 
“噢,其实今天是戴云老师找你有事,我不过是一起过来聊聊了。”洪伟老师嘬了一口咖啡,将球踢给了戴云这边。
 
“Shit,”我心里骂了一句,然后转过戴云这边:“戴云老师,不知道您找我—”
 
“赵亮老师,你有理想吗?”戴云冷冰冰的打断我的问题。
 

 
我有理想吗?这算什么鬼问题。“嗯…有…吧?”我支吾着。
 
“哈,”戴云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有就好,能敢问你的理想是什么吗?”
 
“这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既不知其用意又忌惮其威严,决定暂且不抛出“文能提笔平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上炕认识娘们下炕认识鞋”这样过于磅礴的回答,而决定尝试一个文艺青年的回答先。
 
“哈哈,和我打花腔?”戴云冷冷的笑了一声,弄得我一身鸡皮疙瘩。
 
说话间,戴云打开笔记本电脑,扫了一眼,然后读到:“3月18日,望京校区,你在课上是否提到了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并提到了立法保护私有财产的迫切性和重要性?3月24日,双井校区,你在课上介绍了布尔斯汀的《美国人》三部曲,还饶有兴趣的对比了17世纪英国圈地运动和暴力拆迁的相似之处?4月15日,国贸校区,你给学生们将filibuster这个单词,单词讲解只花了5分钟,而之后你花了50分钟详细阐述了英美法系有没有?噢,这个有意思,5月4日,魏公村校区,你给学生讲词源,一路从希腊神话讲到拉丁文最后居然谈到了六祖坛经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与价值观在当今社会缺失?你开什么玩笑,你教的是英文哎!”
 
我想不到戴云手中居然有这么翔实的数据,看来学生当中不乏卧底,新东方军统果然不是盖的啊。“这个,”我嚅嗫着,“确实是我的疏忽,我需要控制一下自己谈课外话题的时间…”
 
“你误会了,”洪伟老师冲我摆摆手止住我的话语,“这个不是今天找你的原因。我们派人观察你好久了,仔细调查过你的背景,觉得你有很好的政治理想”,“虽然还很幼稚”戴云在一旁摆弄着手里的咖啡匙,突然插话进来。“恩,幼稚…怎么说呢,不够成熟吧”洪伟老师很明显的为了顾及我的面子换了一个委婉的说辞,“但是,我们依然觉得你是一个合适的人选。”说罢冲我微微一笑。
 
“这个…”,我继续嚅嗫着,这回我是真的confuse了,什么人选?听起来像是要提拔我,会涨课时费么?
 
看着我迷茫而窘迫的样子,戴云开口了:“赵亮老师,我们知道你一头雾水,不过在解释之前,请容我问一句,你了解新东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么?”
 
“这个我当然…”话到嘴边我马上意识到我第一反应得出的答案必然是错误的,否则戴云不会使出一个反问句来,于是我话锋顺势一转:“不了解…”
 
“哈,反应够快的啊”,戴云邪恶的笑容又浮现在嘴角,“好,那我给你介绍一下…”
 

 
“刚才说你政治上不够成熟是有原因的”,戴云像一只捧着食物的花栗鼠一般将小眼睛眯起来闻了闻杯中四溢的咖啡香,陶醉了一会后,放下咖啡杯掏出一盒中南海向洪伟老师和我比划了一下,见我俩都摇头后,他自己拿一支出来点上。
 
“中国社会中的这些弊端,”戴云吐了一口烟圈继续说道,“难道你认为中央没有觉察么?”
 
他突然扯到这个话题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只能借用里八神的一句名言搪塞一下:“我想,中央应该在下很大的一局棋吧。”
 
戴云眼睛突然一亮,拿着烟头的两个指头指了指我,“还算有见地。这就是新东方存在的原因。”
 
我勒个去,我在心里暗骂,难道真的要“一曲忠诚的赞歌”不成?但脸上仍旧摆出了一副如坠雾中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中国国情复杂,不像香港,一个廉政公署就能解决问题,我们要的是线索,是证据,是不能过早的打草惊蛇。”戴云突然变得像一个政治局常委一样的腔调让我有点始料未及,“真正的腐败案件涉及到人哪个不是位及权臣身家过亿?稍一走漏风声就会造成对方警觉甚至出逃。反腐败,尤其是高级官员腐败,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稍微处理不当就会造成极大的影响”,戴云探身拿过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掸了掸烟灰,“所以在现阶段,中央决定让新东方来承担这个任务,即掩人耳目,又事半功倍—从外围入手,剥茧抽丝,请君入瓮!”说完抬起头看着我等我的反应。
 
“这个…”虽然心里面隐隐意识到这个对话将要去的方向,但说实话我是彻底懵了。
 
戴云看似还想说什么,洪伟老师摆手示意他等会,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口了: “你知道我们的VIP项目吧?戴云老师负责的那个。”洪伟老师指了指戴云。
 
“知道啊,收费超级贵,一小时1000….”我不明白为何要提到这个项目。
 
“切中要害。你想想,舍得花几十万来上英语课而眼都不眨一下的都是什么人?”戴云吞云吐雾看着我问道。
 
“有钱人…”我似乎瞅到一丝端倪。
 
“不错”,戴云翘起二郎腿,身子重新陷回真皮沙发当中,“当然了,绝大多数有钱人的财富都是通过正当手段获取的,但是也有少数贪官污吏混杂其中,而一旦我们掌握了线索,VIP就是我们进行进一步侦查的突破口!”戴云说到此处从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递给我,“看看这个,这是半年来所有VIP学员父母的资料,红色圈住的几个是地市级以上资产有问题的”,话音刚落,不知从何处又拿出一张纸递了过来,“这是我们查到的资产来源,包括海外账户”。
 
“这…怎么可能?新东方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哪有这样的能力?”我确实觉得被震撼到了。
 
“听到没有,上市公司”戴云扭过头冲洪伟老师眨眨眼,似乎在对我的无知和单纯感到好笑,然后转过头来凑过来压低声线:“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洪伟老师的背景吧?”
 
“北航的副教授啊…”我不知道戴云所谓的是什么背景,难道洪伟老师居然是功夫熊猫?那我可就真的眼拙了。
 
“思路正确,继续想,北航的背景呢?”戴云又凑得近了点。
 
“国防科工委…”我喃喃自语,然后被我自己这个结论所拼凑出的图像骇到了。
 

 
“你想得没错”,洪伟老师站起身来,“上市是一个烟雾弹而已,新东方是隶属于军方的情报组织,但独立于国防部和国安局,直接向总理负责,新东方这三个字,寄托了总理多少的希冀啊,而VIP项目,就是要让我们自己的情报人员,通过这些嫌疑人的子女来了解其详细的行程,动向,资产流动和最私密的关系网络…”
 
“是啊,谁会想得到一个英语培训机构的老师居然是情报机关的特工呢?放心,我们会特训你的”,戴云掐灭了香烟。
 
这些话像落在我脑中的重磅炸弹一样,我凝视这对面墙上贴着的那幅画着美国国徽和自由女神的VIP项目宣传海报,彻底地失语了,洪伟老师走到我面前,一改平日的憨态可掬,突然目光如炬的盯着我,“赵亮老师,你愿意为了你的理想而加入我们么?你愿意用资产阶级的语言来捍卫无产阶级的政权么?”
 
我胸中燃起了许久没有燃起过的火焰,坚定地,神圣地,深深地,点了点头。
 
“好!”洪伟老师赞许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以后你的内部代号就是Z,直接对戴云负责”,我扭头看了看戴云,他又拿出一根烟,脸上一反常态的露出了些许欣慰的笑容,接过话茬说道,“洪伟老师的代号叫Panda,而我的代号么…你应该知道军统的含义了吧,因为我是北美部最好的特工”说罢又眯起眼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这时门推开了,Lucy探进半个身子,抱歉的笑了笑,然后对洪伟老师说:“您别忘了您4点还有一个会啊,是和影帝的…”。
 
洪伟老师笑了笑,“L ucy,给你介绍一个新同事,这是特工Z;赵亮老师,也给你介绍一个新同事,这是特工L”。
 
Lucy冲我眨了一下眼,“嗨,欢迎加入新东方!”
 
我想我第一次听懂了最后三个字的含义。
 
后记
 
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及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
前全国政协委员陈绍基;
前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王益;
前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

 
这个名单当中有多少来自于新东方的线索,没人知道,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再后记
 
2011年春。
 
新东方北美部。
 
我用茶室外水缸里的长柄水瓢盛起一瓢水仔细洗了洗了手,然后将一块干净的手帕放入前胸的衣襟里,再取过Lucy递来的一把小折扇插在深厚的腰带上,稍稍静了下心,步入了茶室。
 
长发的范猛老师端坐在榻榻米上,身前摆放着各种供煮水、沏茶、品茶的器具,我虽不懂茶道,但也认得出是品质高贵的陶器。旁边的墙上挂着武田信玄的“风林火山”,下面的木桌上悬挂着竹制花瓶,里面放着精致的插花和origami。
 
这位在Panda高升至集团后接替Panda出任北美部主任的范猛老师,是海军知名的少壮派代表。曾经游学日本,据说和Yamaguchi(山口组)的头目私交也很好。从他的代号“武藏”就能嗅到他平静的外表下掩藏着的尚武精神,绝对的鹰派。
 
我走到他对面坐下,范猛点着炭火煮茶,头也不抬,淡淡地说了一句:“胖子出状况了…”
 
什么?我心中一惊。我知道胖子曾经是北美部最出色的特工,掌握着大量最机密的信息,倘若他除了状况…我不敢想下去。
 
“圣嘉德已经被中情局和军情六处渗透了,至于克格勃和摩萨德是否参与现在还未得到可靠消息,那些自以为是的俄国人….”范猛轻蔑的哼了一下。
 
“情况有多严重?”我心情开始沉重起来。
 
“很难说,据我所知,五角大楼已经再和洛克希德.马丁的高层会谈了,会谈内容很可能对我们的大飞机项目不利。要煎茶还是抹茶?”范猛熄掉炭火,水煮开了。
 
“噢,都可以”,我对茶道并没有什么研究,“那现在怎么办?要动用精英计划的成员么?”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对了,忘了介绍,我此时已从专负责国内廉政反腐的VIP项目离开,加入了更高阶的涉及军方情报收集的精英计划。而所谓精英计划,则是在学生中挑选和培养各专业领域的尖端人才,然后送到各国从事情报收集和侦察工作。
 
“不,这次事关重大,Panda和我都想要你亲自去。”范猛抬起头严肃的说,茶香已经开始满溢。
 
“恩,也好,怎么安排身份?”我接过茶碗,点了点头,觉得此事颇为棘手,交给别人也不放心。
 
范猛打开iPad,里面是早已载好的加州地图,“要离圣塔巴巴拉和硅谷那些军工企业足够近,但也不能太引人注意,斯坦福和伯克利已经不安全了,而加州理工和南加大离首府又太远…”,他的手指缓缓移到了一个位于Palo Alto、圣何塞以及萨克拉门托三点中心的一个位置,然后慢慢抬起头来,沉吟了一会后看着我问道:“这个如何?”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好吧”。
 
地图上标着的名称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全文完-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