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為人父 最動聽的旋律

自新大陆

15de166e12a777ed207c2d5020532494
 
1892年,19世纪最杰出的作曲家之一安东宁.德沃夏克受纽约国家音乐学院的邀请,从布拉格来到了纽约。与曾经巍峨瑰丽但已渐露暮色的奥匈帝国相比,这片充满生机的新大陆让这位捷克作曲家心潮澎湃,于是终于在来到美国的第三年,德沃夏克为纽约,也为整个世界写出了不朽的E小调第9号交响曲《自新大陆》(Symphony No.9 “From the New World”)。
 
2014年,在我踏上这块被德沃夏克称之为新大陆的土地第三年,属于我的Melody,于太平洋时间8月23日晚19时16分,在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红木城Kaiser Permanente的产房中响起,而我的人生,也从这一刻开始,进入了一篇崭新的乐章。
 
从法律上来说,从出生的这一刻起,Melody就自动成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新公民,作为父亲,我当然很欣慰女儿能够在一个把“自由、平等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写进宪法的国家里出生和长大,热爱她的祖国,并恪守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宪政、博爱这些普世价值。
 
虽然对于我来说,美国不是我的文化,也不是我的祖国,但是对于Melody来说,这将是她的文化,也将是她的祖国,所以,我理解并鼓励她将美利坚合众国视为自己的骄傲,但同时我也希望她能够了解璀璨的中华文明,为自己华人的身份自豪,同时明白无论她走到哪里,她的祖先早已将她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即便出生证明上只写着Melody Zhao,而且根据其他美籍华人朋友的经历,她可能几乎不会有什么机会用到中文名字,但是我们还是煞费苦心地给她起了一个:赵珞荻 – 有好友听完这个名字之后说感觉很民国范儿,让人想起了赵四小姐,想必以后也要找少帅那样的郎君。这是一个出乎我意料的解读,其实我们的初衷很简单,珞为顽石,荻是苇草,取此名字只是希望她能够像顽石和苇草一样坚强而富有生命力,能够在这一片充满生机的新大陆上茁壮成长。
 
Melody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没有之一。
 
P.S.
 
5月份发这篇牢骚帖子的时候,想的就是这一刻,但没想到的是,这一刻来的如此不容易…
 
Screen Shot 2014-08-26 at 2.41.30 PM
 
Melody的小名为“佑佑”,因为受孕于2013年感恩节前的她无疑是上帝赐予我们的一份意想不到的馈赠 – 当我和Vivian在夏威夷molokini的碧水蓝天下浮潜时,绝未想到一个小生命已经开始孕育,为了纪念这份珍贵的礼物,故起小名“佑佑”(bless you)。
 
古人云圣人出世必有异象,虽然Melody出生的时候我没有夜观天象细察紫薇,但Melody出生的当晚湾区发生了25年来最大的地震(所幸无任何人员伤亡),乃至第二天一早微信上朋友们善意调侃 – 你家Melody来头不小,当真是横空出世石破天惊。
 
根据中国传统,马年出生的宝宝名字中要带一个草字头的字,正是因为这个附加条件,所以起名字的时候颇费思量,几经反复后才终于敲定“荻”字。好友董杰听了我这番理论之后思忖了一下后说:如果姓董的话就没有这么多问题了…
 
前田君听说Melody后给这位中国侄女起了一个日本名字:乙音(おとね)。じゃ、乙音ちゃんはこの名前を好きになるでしょう。
 
收到的最酷育儿经:
Screen Shot 2014-08-26 at 4.40.30 PM
 
Melody的发型居然是对数螺线,真是一个带着宇宙最大奥秘来到地球的小女孩啊(关于对数螺线,请参考知乎,并敬请期待我之后的某篇与此相关的科幻小说)。
 

/

 
photo (1)
 
photo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