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黃色會客廳

远离仇恨

6484990egd7f13654193c&690

                                       佛祖说:仇恨永远不能化解仇恨,只有宽容才能化解仇恨,这是永恒的至理。

                                       (Hatred does not cease by hatred, but only by love; this is the eternal rule)

 

前不久加入了初中同学的微信群,然后某一天有一个哥们儿在群里转发了一个长篇累牍你闭着眼也应该能想象到其激烈言辞及热血煽动号召所有“爱国青年”团结起 来抵制日货搞垮日本经济否则枉为国人的帖子。

 

本来我对这种没有基本宏观经济学知识又缺少批判性思考的愤青帖子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考虑到此哥们儿人还不错, 于是我就试图阐述了一下我的不同观点,哪知道我高估了自己的表达水平也高估了对方的理解能力,随即就见各种咆哮体蜂拥而至,大意是说经济制裁已属于给其面 子了,照理说小日本就应该直接给灭了,而我倘若连南京大屠杀这样的血海深仇倘若都能一笔勾销的话,就不配再做一个中国人了…

 

我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个哥们儿的逻辑思维哪里出了问题,因为我们本来只是在讨论对日经济制裁在实践上是否可行而已。但话已至此我也只能顺势而为,告知他早在南京大屠杀之前2000多年,秦昭襄王就遣武安君白起在邯郸大破赵军,坑杀降卒40余万,导致赵国此役后元气大伤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整的我大晋就此一蹶不振再无能力和西秦全方位对抗,如此不共戴天之仇,缘何身为太原人的他还迟迟不去血洗西安街头?

 

这哥们儿没回复我这条信息,估计是我的哏太冷了。其实对这些网上的愤青们,用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一句话来概括则再适合不过了 – “所有关于战争的鼓吹,所有的煽动、谎言、还有仇恨,都无一例外的来自于从未走上过前线的人”

 

All the war-propaganda, all the screaming and lies and hatred, comes invariably from people who are not fighting.

 

所以别误会我,南京大屠杀我始终未忘,但我坚信仇恨绝对不是获得和平的那个solution.

 

华裔美籍作家张纯如在她那本不朽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 (The Rape of Nanking –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 当中曾明言她并不打算将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所做的暴行,特别是 在南京,归罪于日本民族的性格或其基因组成,也不想因此书挑动起任何的反日情绪,她只是希望这本书能够告诉人们战争的可怕,以及战争如何能将曾经善良的儿 子,丈夫,兄弟变成毫无怜悯之心的战争机器和杀人恶魔。

 

I didn’t try to or mean to attribute the crimes committed by Japanese army during WWII, especially in the city of Nanking, to Japanese’s personal characteristics as a people or to Japanese’s genetic makeup or etc, and the aim of this book is not meant to arouse the antipathetic emotions against Japanese, but to tell people how terrible the war is and how such terrible wars can convert good sons, good husbands, good young brothers into relentless killing machines or even pure devils

 

6484990egd7f13824915b&690

我十分认同张纯如的这段话,战争的根源绝对不是因为某个国家有“好战”的传统或者某个民族有“嗜血”的基因,而纯粹取决于我们如何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 是仇恨贪婪和血统论,还是宽容给予和自由民主。不同的抉择导致不同的结果,所以面对上个世纪初期的全球经济大萧条,世界既看到了罗斯福的新政,也目睹了希特勒的疯狂。另外请记住,我们在电影“意志的胜利”(Triumph of the Will)中看到的人们对纳粹的狂热崇拜绝对不专属于日耳曼民族,任何一个疏忽,历史就有可能重演。
 
比如拜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停滞不前的经济所赐,最近希腊的右翼极端政党Golden Dawn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选民支持,并且已经在希腊国内2012年大选中获得了议会若干席位。这个被很多媒体和学者成为“新纳粹”的党派使用纳粹的标志,歌颂纳粹的领袖,根据Wikipedia的解释,其种族主义倾向严重,并且强烈排外(xenophobic)。该党派领导人公然利用民族主义来调动希腊民众于欧盟其他各国,尤其是于德国的矛盾,并把欧盟的财政紧缩政策(austerity measures)比作强加给希腊的“凡尔赛条约”,鼓吹仇恨和不满的同时借此来吸引选民。在此我不想做任何不必要的误导,但是你们不觉得这一切伎俩看起来很熟悉么?

6484990egd7f13ada0bd0&690

6484990egd7f13a180de9&690

所以在网上动辄就要开战的愤青们倘若不是被洗脑,就真的是在无脑的打嘴炮而已。战争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能够轻易毁掉你生命中所有珍贵的事情;而比战争更可怕的,能让人失去理智而变得丧心病狂的,则是仇恨。
 
所有的仇恨都来源于无知。我估计网上很多大放阕词扬言要炸平东京的年轻人们可能从来没有想过试图去交一个日本的朋友,然后通过和他们交谈去理解一下这个和 我们地理上一衣带水文化上渊源颇深的邻国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情况,而就盲目地、轻易地让一场发生在近一个世纪之前的战争和由此衍生出的莫名仇恨充斥了自己的 生命和灵魂。

 

6484990egd7f13e13778a&690Emmanuel Jal,一个基本和我同岁出生在苏丹的80后。5岁那年,当我还在幼儿园里跟着老师唱歌谣的时候,他则亲眼目睹了自己的村落在纷飞的战火中被夷为平地。然后妈妈死去,姨姨被轮奸,与哥姐就此失散,幼小的他从此开始在暴力和废墟中流离失所的生活。当我戴上了红领巾一边看七龙珠一边做四则运算的时候,8岁的他扛着比自己还高的AK-47参加了童军。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我想翻译的是child soldier但写出中文后却觉得好似美国小孩子参加的scout,我觉得不是我中文不好,是我的生活离Emmanuel Jal太远了,以至于连母语都词不达意了。

 

他在TEDTalk曾经做过一个presentation, 讲述自己的经历。他承认参加童军时他根本对战争没有概念,但年幼时目睹的那些暴行总在脑中挥之不去,他决心“要杀尽所有的穆斯林和阿拉伯人为自己的家人和 村落复仇”,而这个仇恨就如同种子一样在他心中生根发芽越长越大,充斥着他整个童年。在我按部就班上着小学中学抱怨着作业太多假期太少的时候,他则每天面 对着无休止的饥饿,晚上抱着枪等待着随时可能来的伏击,身边不断有同伴死去,也不断有同伴忍不住饥饿开始吃人并随即染上瘟疫,他靠吃蛇和秃鹫坚持到了难民 营,最后和他一起的参加童军的400名孩子里只有16人幸存。 在难民营他遇到了改变他生命的一个人 – Emma McCune,一个嫁给了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将领Riek Machar的英国人道主义援助成员,后者在他11岁时收养了他并把他送到了内罗毕,之后送到英国。

 

他自己回忆到:“幸运的是,我的生命开始改变了,因为我发现了真相。真正屠杀我们的并不是阿拉伯人,而是一些希望得到我们的土地,黄金,钻石和石油的人, 操纵着这个游戏,并且利用我们的仇恨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于是我给了自己两个选择:是继续恨下去,还是选择原谅?我选择了后者。”

 

Luckily now, things have changed because I came to discover the truth. What was actually killing us wasn’t the Arabs. It was somebody sitting somewhere manipulating the system, and using hatred to get what they want to get out of us, which is the oil, the diamond, the gold and the land. So realizing the truth gave me a position to choose: should I continue to hate, or let it go? So I happened to forgive.

 

6484990egd7f13fcf713c&690

于是他开始用音乐来讲述自己的故事,并试图给所有在无休止的战争中挣扎着绝望着的孩子们带来希望。他的rap里讲述着既感人又伤心的故事,但用希望和爱将其包裹。他积极投身于慈善事业,帮助非洲的孩子们对抗贫穷和战争。2009年他出版了自己的自传,War Child,同年同名纪录片发行。在他的一首歌“forced to sin”当中,他唱到:Sometimes you gotta lose to win. Never give up. Never give in…

 

这篇文章写到这里略微显得有点沉重了。我恰好想起来幼年时听过的一首由台湾歌手郑智化唱的老歌“大同世界”(暴露了自己的年龄)。小的时候觉得歌词写的真有意思,现在才觉得歌词写的真有深意。

 

大同世界到底同不同,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金发碧眼和黄皮肤会不会相同

只要懂得友爱的道理就会相同

 

大同世界到底同不同

科技之行也,天下为公

鞭炮炸药和原子弹会不会相同

只要懂得和平的道理就会相同

 

大同世界到底同不同,经济之行也,天下为公

算盘秤锤和计算机会不会相同

只要懂得良心的道理就会相同

 

大同世界到底同不同

文化之行也,天下为公

歌仔戏国剧和摇滚乐会不会相同

只要懂得包容的道理就会相同

 

大同世界到底同不同,天下之行也

天下为公

大同世界界世同大会不会相同

只要懂得轮转的道理就会相同

 

No one is born with hatred or intolerance,远离仇恨,学会宽容,你的生命和这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好。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