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效应 雲上の世界

金蛇郎君Sean Parker —《Facebook效应》读书札记二

f4c55028991aabceab591d4c9c75a80e
 
金庸先生在评述自己的名作《碧血剑》的时候曾经说过,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其实并不是袁承志,而是未出场过的袁崇焕和金蛇郎君,我想看过这本书的同学应该都认同查先生的这个说法。在《Facebook效应》这本书里面,虽然Sean Parker更多的是以如何辅佐Mark成就大业这个定位出现的,但读罢几章之后,却莫名感到在这个市值829亿美元的公司基因里,除了有Mark俾睨众生的逆天才华之外,这个站在Mark身后以其mentor身份出现的人物,似乎也将自己的风流倜傥、放荡不羁、聪明绝顶一起注入了这个甚至让以创新为标志的Google都产生恐惧和危机的王国里。倘若Mark Zuckerberg是小说中作者通过浓墨重彩的描绘试图突出展示在读者面前的的袁承志,那么Sean Parker无疑是那个看似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实则力透纸背隐若字里行间无处不在的金蛇郎君。
 
下面我就总结一下读到目前为止,书中关于金蛇郎君先生的种种描写和“神化”(这是同事听我描述完Sean Parker之后给出的反馈,maybe, who knows…?)。
 
先说Mark碰到Parker的那段,Sean Parker当时刚被Plaxo的董事会开除,算上Napster,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踢出自己创立的公司了。他正从他那辆BMW5系轿车上往下搬东西,然后看到一群疑似不良少年的年轻人径直向他走来,而且在加州炽热的阳光下,他们依然保持着Jay Chou在《范特西》那张专辑里很经典的封面造型,Sean Parker不禁有点小怕怕,直到领头的少年和他打招呼,BANG!,一个时代即将开始了。(When Sean noticed a group of boys heading toward him, he stiffened. His boxes contained expensive computer equipment. He didn’t like the look of these kids — all wearing sweatshirts with hoods up despite the heat. He thought they had a menacing air, maybe a group of hoodlums. But now the shortest one walked right up. “Parker!” he said unexpectedly, with enthusiasm. “Sean — it’s Mark, Mark Zuckerberg.”)
 
回过头来看Sean Parker在Facebook的成长中扮演的角色—虽然充满争议,但是无可辩驳的是Sean和Mark两个人相得益彰,绝对可以比肩任何硅谷神话中的二人组,不论是Bill&Alan、Jobs&Wozniac、抑或Page&Brin,毋庸置疑是一个dream team。
 
看完书中对Facebook前期涉及到的一些商业问题的描述后(主要是公司和股权结构调整、法律和版权问题的处理、融资以及保持创始人对公司控制权的技巧等方面),不由感慨对于Facebook来说,Parker绝对是一块独一无二不可或缺的拼图,书中盛赞Parker是:”Business Artist, if those two words can be juxtaposed.”,而Parker在自己的Facebook profile中也把自己叫做: “a twisted half-breed: a rational-aesthete.”,简直太传神太形象了。
 
我感觉即使和Mark相比,Parker也不遑多让的可以被称作为“天才”:从小对programming情有独钟,15岁的时候就作为一个实习生加入了Freeloader(华盛顿特区第一个互联网创业公司),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帮助Shawn Fanning一同创建了Napster(名噪一时的p2p音乐分享服务软件,也是第一款真正成功的服务于消费者的草根风格互联网应用服务,在巅峰期曾经拥有过2千6百万活跃用户,后来被各大唱片公司关于版权相关的无穷无尽的lawsuit消磨殆尽),后来辗转并且成为硅谷的一个标志和传奇。他熟悉商业历史、经济学、技术前沿、融资途径以及谈判技巧,在理性的外表下掩藏着艺术家的躁动、感情用事、以及被无数投资人诟病的rock &roll生活态度。他有卓越的眼光,一茬比一茬gorgeous的女友,Peter Pan一般的心态。他对政治有深厚的兴趣,而且喜好阅读,涉猎广泛。他喜欢把市场趋势分析报告比作”the intentions of the framers(指美国宪法的起草人们)”,也会在自己Facebook的profile里面引用T. S. Eliot、Bertrand Russelll、 以及Albert Camus,或者可以从古登堡讲起,花一下午时间快速、深刻、滔滔不绝的描述他自己的关于媒体历史的理论。对互联网的了解,丰富的创业公司运营经历,过往频繁的和VC打交道的经验以及令人叹为观止的口才和,让人瞠目结舌的人文情怀,使得Parker很熟悉VC的lingo,以及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动他们。
 
所以尽管在加入Facebook的时候Parker还不到24岁,但他毋庸置疑已经是硅谷中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他成功的把LinkedIn的创始人Huffman和Paypal的创始人Thiel变成了Facebook的投资人(Thiel对Facebook $500,000的投资更是被誉为有史以来最明智的投资,没有之一)。
 
Parker的魅力和口才怎么形容?书中描述了一个小故事。
 
为了缓解财务压力,Parker联系了一家叫做Western Technology Investment(WTI)的公司谈了一笔3年期的短期贷款。WTI的合伙人之一Werdegar是Parker的粉丝,而且当Parker还在Plaxo的时候就和Parker有过愉快的合作。因此他希望能够按照Thiel投资时的对Facebook的估值来让WTI做一轮投资,于是安排WTI的另外几名合伙人和Parker见了一次。见面前,WTI的合伙人们一致认为虽然很高兴能和Parker再次合作,但是Facebook这个公司似乎还不值得在已经有贷款合作的基础上进行一次股票投资。但是在听Parker讲了1个半小时之后,WTI合伙人们的态度马上急转直下,他们唯一关心的问题变成了:”how much of that equity can we get?” 到底这一个半小时当中,24岁的Parker变了怎样点石成金的魔术能让这帮在硅谷搞投资这么多年的“老狐狸”们彻底折服?我们能做的只有想象了。(Before the meeting, Werdegar’s partners told him that while they were happy to be dealing with Sean Parker again, this company didn’t seem to merit a stock investment on top of the loan. That attitude quickly changed. “After an hour and a half listening to Sean, we all walked out and — I will forever remember this — they asked ‘How much of that equity can we get?’ ” recalls Werdegar.)
 
据说美团网的创始人王兴飞到美国见了Sean Parker之后不住感叹:“Sean Parker真是,果然,唉…他的女朋友好幼齿啊!”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