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為人父 最動聽的旋律

Best Thing Ever Happened to Me

Screen Shot 2015-05-15 at 9.30.03 PM
 
朋友和我约稿,让我谈谈当爸爸之后的感受,说实话,我有点儿懵住了,对于一个刚刚当了不到九个月爸爸、而且近3个月女儿都不在身边的人来说,这种迷茫感不啻于让一个刚刚学完牛顿第一定律的高中生谈谈对相对论方程式的看法。
 
于是我打开Instagram开始浏览女儿的照片,希望这些甜蜜的瞬间能带给我一些灵感,但当一个多小时就这样倏忽过去,而我依然对着那张女儿坐在我胸前的bjorn里陪我一起凹造型的照片傻笑时,我意识到如期而至的并不是灵感,而是无法抑制的思念,“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我没有李白的才情,但却恨不得把整个太平洋的海水都当成情书发给大洋彼岸的女儿。
 

Screen Shot 2015-05-15 at 9.30.19 PM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很有道理 – 那种无时无刻都在牵挂着一个女孩儿的奇妙感觉,大概只有热恋中的情侣才能体会。然而这种感觉又和热恋不太一样,因为热恋时还太青涩,双方还需要花时间来揣度彼此的心思,而对待女儿时则不一样,因为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属于你的,依赖你的,崇拜你的,爱慕你的,所以你就可以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如何宠爱她上面 – 你期待着她的每一个笑容,你融化于她的每一个撒娇,你愿意放弃Xbox去听口齿不清的她语无伦次地呀呀儿语,你甘心关掉ESPN去看带着憨笑的她流着口水在你怀里安然睡去,你会在听到诸如“无求什么/无寻什么/突破天地/但求夜深/奔波以后/能望见你/你可否知道么”的情歌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她而不是她妈,你也会在读上述文字时心中洋溢着莫名的幸福感而嘴角挂着愉悦的微笑…
 
这若不是情人,世间就没有爱情了吧?
 
Screen Shot 2015-05-15 at 9.31.03 PM
 
Frank Sinatra那首经典的《I’ve Got You Under My Skin》这样唱:
 

I’ve got you under my skin
I’ve got you deep in the heart of me
So deep in my heart that you’re really a part of me

 
尽管朋友反复告诫我文章中尽量不要写英文,但有些时候翻译过来的文字实在没有办法体现出原文的精髓,比如歌词里那句“I’ve got you under my skin”,我很喜欢这个修辞,我觉得对于爸爸们来说,女儿绝对不是什么小棉袄而已,她永远会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且就像你会改变她一样,从她出生的那一天起,她其实就已经改变了你。
 
Screen Shot 2015-05-15 at 9.30.30 PM
 
女儿对我的改变不要那么立竿见影才好 – 去年和老婆一起去看《星际穿越》,基普·索恩和克里斯托弗·诺兰一起联手打造的这部科幻巨作几乎全程都没有打动我(一半是由于经过《三体》系列的洗礼后,我对科幻电影的品味大幅度提升了;另一半是因为英语太差所以基普·索恩精心打造的理论基础没怎么听懂,直到后来读了《The Science of Interstellar》,很多桥段才恍然大悟),但当影片濒临结束,安妮·海瑟薇说了那句 “Love isn’t something we invented. It’s observable, powerful, it has to mean something… Love is the one thing we’re capable of perceiving that transcends dimensions of time and space”后,一向号称泪点很高的我却突然情绪失控,在电影院里很丢人地哭了个稀里哗啦,老婆很理解地搂了搂我,她明白我现在看不得这种父女感情戏。
 
interstellar_3_0
 
同样,我现在读每一本书时都会想到under my skin的女儿。
 
Screen Shot 2015-05-15 at 9.31.15 PM
 
读《I Am Malala》,当塔利班恐怖分子劫持了校车,拿枪指着一群14岁的女孩儿们疯狂地吼叫“谁是马拉拉”时,我心里一阵痛楚,我想每一个有女儿的父亲读到此处时应该都会有相同的感觉,于是我希望能够告诉女儿这个在她出生当年荣膺诺贝尔和平奖的姐姐是如何无畏地对抗塔利班恐怖分子并勇敢地捍卫自己读书权力的故事,从而希望她能够更加珍惜自己与生俱来享有的平等和自由;
 
Malala-Yousafzai-quotes-2
 
读《Somewhere Inside》,当Lisa说:“我要让班里的白人孩子知道,即便我长着亚洲人的斜眼睛 (原文是slanted eyes,是一个对亚洲人带有歧视性的描述),即便我家里常年都弥漫着中餐馆的味道,但我依然可以全校最有魅力的女生…”时,我眼眶泛红鼻子酸楚,我希望能给女儿讲Lisa阿姨和Lauren阿姨的故事,让她从小就对自己华人的身份感到骄傲和自豪;
 
7818223
 
上周去图书馆借到了Brad Meltzer的那两本《Heroes for my son》和《Heroes for my daughter》 – 是的,我现在每次去图书馆都会不由自主地跑到儿童阅览区乱翻一气 – 回来后开始忙不迭地仔细研读,然后幻想等她长大到要求我讲睡前故事的时候,我就可以清清嗓子一下,然后滔滔不绝地给她讲述这些伟大的灵魂…
 
6753a36b30e4f38423c822ffe99570d6
 
除此之外,女儿对我的另一个让我颇有点意想不到的改变是,在当了爸爸之后,很多事情上,我突然理解了爸妈的心情,爸爸的严厉和妈妈的碎碎念,突然间都变得那么理所应当不言而喻,“养儿(女)方知父母恩”真的是一点儿都不错。
 
老婆怀孕时我们曾开玩笑 – 未来的18年就算是被这个娃拴住了,但今天早上当我随便翻比尔.布莱森的那本《Notes From A Small Island 》时,突然看到一句让我心中一沉的话:
 

I ordered a coffee and a little something to eat and savored the warmth and dryness. Somewhere in the background Nat King Cole sang a perky tune. I watched the rain beat down on the road outside and told myself that one day this would be twenty years ago…

 
比尔.布莱森用英伦的笔调和淡淡的口吻讲出了另一个残酷的事实,当你为人父母之后,你的人生就从此走上了快车道,literally的快车道。
 
Screen Shot 2015-05-15 at 9.30.50 PM
 
比如,去年8月,在女儿出生的第二天,我怀着《狮子王》里老猿猴高举着王子小辛巴昭告天下的心情,在医院里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1892年,19世纪最杰出的作曲家之一安东宁.德沃夏克受纽约国家音乐学院的邀请,从布拉格来到了纽约。与曾经巍峨瑰丽但已渐露暮色的奥匈帝国相比,这片充满生机的新大陆让这位捷克作曲家心潮澎湃,于是终于在来到美国的第三年,德沃夏克为纽约,也为整个世界写出了不朽的E小调第9号交响曲《自新大陆》(Symphony No.9 “From the New World”)。
 
2014年,在我踏上这块被德沃夏克称之为新大陆的土地第三年,属于我的Melody,于太平洋时间8月23日晚19时16分,在美国西海岸加利福尼亚州红木城Kaiser Permanente的产房中响起,而我的人生,也从这一刻开始,进入了一篇崭新的乐章。
 
从法律上来说,从出生的这一刻起,Melody就自动成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一个新公民,作为父亲,我当然很欣慰女儿能够在一个把‘自由、平等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写进宪法的国家里出生和长大,热爱她的祖国,并恪守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宪政、博爱这些普世价值。
 
虽然对于我来说,美国不是我的文化,也不是我的祖国,但是对于Melody来说,这将是她的文化,也将是她的祖国,所以,我理解并鼓励她将美利坚合众国视为自己的骄傲,但同时我也希望她能够了解璀璨的中华文明,为自己华人的身份自豪,同时明白无论她走到哪里,她的祖先早已将她的一切,烙上中国印。
 
Melody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没有之一。

 

而转眼,女儿就快1岁,我的父亲见习期也快满一年了。对于父亲的责任,我依然还在慢慢领悟,但如果你要我谈谈当爸爸之后的感受,我只能说,this is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2 Comments

  • Felicia
    May 25, 2015 - 7:03 am | Permalink

    真好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