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黃色會客廳

Breaking Bad – 有毒的空气

6484990egx6Cj4jEaEM38&690《绝命毒师》(Breaking Bad)以一个让人唏嘘不止的设定情境开剧 :一位囊中羞涩又不幸身患绝症的高中化学教师,为了在自己离世后给家人留下足够的财务支持而不惜铤而走险制作冰毒,然后在跌宕起伏的故事中,悠然而意味深 长地将人性的底线和尊严,道德和法律的依存与博弈,家庭的责任和负担,以及它们之间其他存在的繁杂关系娓娓道来,让我们在惊诧地欣赏了戏剧性十足的夸张剧 情后还能掩卷遐思,悟出各种不同滋味。

 

不过这篇文章要谈谈剧中一个应该被大多数观众忽略的小细节,以及这个小细节下面隐藏着的巨大冰山。

 

该剧一开始的第一出戏就是主人公Walter White意外地发现自己被诊断出到了肺癌晚期,这个消息对于一个从不抽烟生活循规蹈矩的高中化学老师来说确实来的有点蹊跷。在听说这个噩耗之后,Walter White的妻子第一反应是要丈夫起诉他曾经就职过的化学研究所,因为她笃信造成自己丈夫罹患肺癌的罪魁祸首是他在年轻时曾经长时间的在化学物质超标的空气中工作。

 

这个细节一开始并没有让我太在意,暴露在空气中就能致癌听起来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尤其考虑到Walter White从事的是和大量化学药剂相关的行业,再加上居里夫人世人皆知的不幸个人遭遇,我于是自然而然地在脑海中勾勒了一幅类似日本福岛地震核泄漏后的工作环境来为Walter White的肺癌背书。

 

然而,某天如厕时乱翻一本过期的《连线》杂志时,里面的一篇文章让我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这篇文章讨论了最有可能导致人类灭亡的四个威胁 :

 

–          有毒化学物质,如DDT( 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 ),CFCs(氯氟烃),酸雨等;

–          病毒,如禽流感,猪流感,SARS,埃博拉病毒,疯牛病等;

–          人,如人口膨胀,饥荒,战争等等;

–          资源,如石油和金属资源的稀缺等等。

 

虽然一眼看去好像高中课本中的老生常谈,但仔细一读却发现真相是如此的不容乐观。

 

在化学物质这个章节,作者首先提到了美国海洋生物学家雷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1962年出版的那本划时代的,被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称为“没有这本书,美国甚至全球的环境保护运动将被严重拖后或压根不会开始”的《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

6484990egx6Cj4rMdwO96&690

这本书被大部分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中国人熟知则要感谢中国最棒的科幻作家没有之一的刘慈欣在其《三体》三部曲的第一部里提到此书并且做了故事发展的一个重要推手。

 

和大刘在小说中描述的一样,这本书不但在当时的中国被认为是一株百分之百的毒草,即便在西方,这本充满了在当时看来惊世骇俗言论的著作也是饱受争议。虽然后来书中关于DDT对人类环境的危害因为在之后的岁月里不断被现实证实以致全世界每一本高中生物教材中都会提及,但卡森在书中的另外一个重要观点 – 即DDT不仅是屠杀野生动物的罪魁祸首,而更是造成人类各种癌变的危险因素 – 则因为各种原因为故意的弱化甚至掩盖。

 

不止是卡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的第一任主任Wilhelm Hueper在1955年就曾在其论文“肺癌和其诱因”(“Lung Cancers and Their Causes”)中宣称,“和工业和工业相关的空气污染物相比,吸烟造成肺癌的几率简直不算什么”[1]。

 

当然,Wilhelm Hueper的言论有些夸张,因为吸烟和肺癌的强正关联关系已经被各种证据论证为真,但是,工业对空气的化学污染,以及这种污染对造成癌变又怎样的责任,却因为经济发展这个敏感的因素,始终没有被各国政府提到足够的高度。

 

1970年一月的美国《生活》杂志预言“10年之后美国所有生活在都市中的人都将需要戴上防毒面具以便在严重污染的空气中存活,而到1985年,空气污染将使到达地面的阳光减少一半”[2]。

 

6484990egx6Cj4vjzfye8&690

幸运的是,在被各种危言耸听的预言和不忍目睹的照片当头棒喝之后,美国通过严格的立法和不断的技术创新,再加上各种或民间或官方的环保组织对下一代的持续 宣传教育,以及全球化之后重污染工业逐渐向发展中国家迁徙的趋势,美国完成了对自己呼吸系统的救赎。事实上,到今天为止,基本上所有发达国家的空气质量都 达到了优质的标准。

 

而不幸的是,这个预言在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变成了事实。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空气会有多大的不同?要我说,这种不同不但看得到摸得着闻得到,甚至可以成为辨别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准。

 

说说我个人的感觉:对从小到大分别在太原和北京这两个重污染城市生活惯了的我来说,加州生活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蓝得有些夸张的天空和干净得让人呼吸会上瘾 的空气。且不说到优胜美地这种国家公园这种大氧吧里感受到的那种扑面而来的大自然气味,单是夏日的夜晚开车游荡在伯克利,当车窗外带着淡淡花香冰凉清爽的 空气浸润到你肺叶的每一个细枝末节时,那种舒适和惬意足以让你沉醉。

 

你可能觉得我贱人多矫情,的确,我当年知道那些被美国总部派到北京工作的老外们都拿着数目不菲的空气污染津贴时觉得老外也真是贱人多矫情,但等到呼吸了这帮人呼吸的空气之后,才明白那不是矫情,因为对他们来说,呼吸北京的空气确实可能给他们脆弱的呼吸系统致命的打击(先不说癌症,我在国内吃了无数药也治不好的慢性鼻窦炎来了加州之后居然就自然痊愈了,所以敢问在北京生活的诸多朋友们,你们哪一个没有或多或少的呼吸道问题?)

 

其实说通俗点,闻惯了富含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空气的我们,就像是一个从小开始吃喝拉撒就都在恒河里解决的印度孩子无法理解饭前饭后洗手这种无聊举动一样,压 根没有想到过这种对空气质量挑三拣四百分百装逼的资产阶级腐朽行为,其实只是在物质富足之后的文明里人们自然而然的追求而已。

 

所以有毒的空气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且论证这一点也不用跑到国外。

 

我记得离开太原出外求学和工作的那十年里,每次回家时在火车站台上总能闻到一股浓烈而刺鼻的煤气味,然后在大概20分钟后这种气味逐渐消失。我一直以为这种气味的由来可能是因为在太原火车站的某个地方停着一列燃煤机车,到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压根就没有什么燃煤机车,我闻到就是空气中的二氧化硫!而20分钟这种气味的消失则是因为鼻孔中的嗅觉感应器在最初的不适应之后对这种无处不在的气味逐渐麻痹,从而不再浪费资源向大脑发送信息了罢了。

 

化学工厂周围的空气能够致癌已经是国人熟知的常识,但好歹可以预防和躲避。而都市中的空气若也会致癌的话,则真是让人防不胜防了。北京近十年肺癌发病率增加了六成这个事实,已经引起来国内外肿瘤专家的关注,很多人相信其罪魁祸首不是吸烟,而是臭名昭著的PM2.5,最显著的证据就是同在北京,朝阳区肺癌发病超过十万分之九十六,远远高于怀柔、密云等远郊区县。

 

英国诗人雪莱在19世纪初写到:

 

地狱是个很像伦敦的城市 / 人口众多烟雾弥漫[3]。

 

我没有去过伦敦,不过奇怪的是,地狱的样子我听起来并不觉得陌生。我们没有两个世纪的时间,而且绝对付不起Breaking Bad的代价。

 

注: Break Bad是一句美国俗语,意思是不管不顾可能导致的结果,放任自己的行为,过把瘾就死 – go wild, get crazy, to forget all your cares and just plain not give a sh**。

 

6484990egx6Cj4z5oA565&690

 


[1] Industrial or industry-related atmospheric pollutants are to a great part responsible for the causation of lung cancer…cigarette smoking is not a major factor in the causation of lung cancer.

[2] In a decade, urban dwellers will have to wear gas masks to survive air pollution…by 1985 air pollution will have reduced the amount of sunlight reaching earth by one half.

[3] Hell is a city much like London — A populous and smoky city.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