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脫口秀 黃色會客廳

魔法部大选:赫敏.格兰杰 V.S. 德克拉.马尔福 -《唱唱反调》麻瓜特别版

screen-shot-2016-10-01-at-1-54-40-pm

 

亲爱的麻瓜读者们,你们好,众所周知,自从赫敏.格兰杰女士和德克拉.马尔福先生在去年圣诞节后双双宣布参加本次英国魔法部部长的角逐之后,这两位颇具渊源的新锐候选人在过去的一年之中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全球巫师们目光聚集的焦点,在双方竞选团队唇枪舌战激烈鏖战了近一年之后,这场旷日持久的大选终于和熬制了一个冬天的福灵剂一样进入了最香醇的阶段。

 

上周一晚上两位候选人在霍格沃茨的第一次辩论吸引了超过3万名巫师到现场观看,超过了去年查德里火炮队夺冠时的盛况,而霍格莫德村旅店的普通床位涨到了20金加隆,魔法部甚至不得不对霍格沃茨的礼堂施了扩大咒才能确保能容纳所有到场观众,本刊对此次辩论进行了全程跟踪报道,并对两位候选人分别进行了独家专访,所以请那些对英国魔法部长选举感兴趣且欲知其详情的麻瓜读者们拿好你手里的黄油啤酒,愉快的享受最新的这期麻瓜版的《唱唱反调》吧。

 

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马尔福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的一开始就一如惯例地对格兰杰小姐的参选资格再一次提出了质疑。

 

200w

 

“作为一个来自于最古老巫师家族的纯血巫师,我觉得出生于麻瓜家庭的格兰杰小姐根本没有资格参与魔法部部长的竞选,别误会我,我对麻瓜没有敌意,但是你不得不承认,麻瓜和巫师毕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也是当初《国际保密法》签署的重要原因之一(注解一),所以一个纯麻瓜背景的魔法部长?拜托巫师们都举起魔杖给自己施一个清醒咒吧!当然,韦斯莱一家除外,这些红头发除了生孩子之外最喜欢的就是和麻瓜们在一起,他们当中的一个不是还娶了这个麻瓜当媳妇儿吗…”

 

注解一: 根据巴希达.巴沙特所著的《魔法史》记载,《国际保密法》于一六八九年签署生效,巫师们彻底转入隐蔽,引用邓布利多教授对《巫师和跳跳锅》的评论:“随着抓捕巫师的行为越来越残酷,巫师家庭开始过一种双重生活,用隐藏咒保护自己以及家人。到了十七世纪,任何选择与麻瓜亲善的巫师都会被自己的社团怀疑甚至抛弃”。

 

giphy

 

当被问及如何应对马尔福先生对其参选资格的质疑时,格兰杰小姐的回答倒很简洁:“我不想去试图理解德克拉的逻辑,事实上我也理解不了,任何没有黑魔法犯罪记录的巫师都有资格参与本国魔法部公职竞选是在一九四五年国际巫师联盟通过的《国际巫师自治条例》中明确规定的,所以我看不出这个问题还有什么值得讨论的必要,如果说有谁没有参选资格的话,我觉得倒是德克拉自己在伏地魔复辟中的表现值得让人蹙眉”。

 

malfoy1

 

关于格兰杰小姐所指的的马尔福先生那些“值得让人蹙眉”的表现,指的是20年前伏地魔复辟时马尔福先生被指责和食死徒有过于亲密的联系,但后来马尔福先生宣称自己和接任邓布利多教授担任霍格沃茨校长的斯内普教授一样,都是因为接受了邓布利多教授的秘密指令而潜伏在伏地魔身边的双面间谍 – 当然,格兰杰小姐对此持保留意见 –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在那段食死徒肆虐的腥风血雨里,格兰杰小姐和她的朋友们,始终都坚定地站在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阿不思.邓布利多身边,勇敢地和伏地魔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giphy-1

 

“德克拉应该为自己的那些言论感到羞耻”,在问到对马尔福先生的看法时,格兰杰小姐以及马尔福先生的同学、现任职于霍格沃兹的纳威教授如是说,“他怎么敢那样说韦斯莱一家,我的意思是,对一个荣膺了两个梅林爵士团紫心勋章和四个梅林爵士团一级勋章的家庭,任何不尊敬的言论都是不恰当的”,正如纳威教授所言,在对抗伏地魔的战斗中,韦斯莱全家都是凤凰社成员,而亚瑟.韦斯莱先生和已故的乔治.韦斯莱先生更是被授予了巫师的最高荣誉 – 梅林爵士团紫心勋章,顺便说一句,纳威教授自己也是梅林爵士团一级勋章的获得者,正是当时刚满17岁的他用格林芬多的宝剑消灭了伏地魔的最后一个魂器。

 

giphy-2

 

“听着,隆巴顿也许是曼德拉草的专家,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家族牺牲了什么”,当听到我们转述了纳威教授对他的批评后,马尔福先生似乎有点气愤,“别忘了我的堂舅小天狼星.布莱克也是梅林一级勋章的获得者”,正如很多读者们所听说的那样,布莱克先生也是波特先生的教父,在我们问及波特先生对于马尔福先生的看法时,波特先生迟疑了好久,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最后波特先生说 – 我们在此引用他的原话 – “我不喜欢德克拉,也很不喜欢他的那些观点,但关于他是不是食死徒这件事上,我想,我应该说,他不是一个不可救药的混蛋”。

 

当然,我们不会忘记读者们最关心的“那堵墙” – 马尔福先生在去年刚宣布参选的时候,曾因为公然宣称要在苏格兰边境上修一堵墙以便将巨人们阻隔在外而备受争议,当被我们问及是否还依然坚持这个观点时,马尔福先生似乎没有丝毫的犹豫。

 

giphy-3

 

“当然,我们一定会修一堵墙的,可能三十英尺高,也可能五十英尺高,别担心,巨人会替我们干所有的苦力活儿的,这些愚昧野蛮肮脏的家伙完全没有头脑,事实上他们大多数和巨怪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更暴力的话,也许有一些”,他说到此处稍微停顿了一下,“我想,有一些可能还算凑合,但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

 

本刊猜测,马尔福先生口中那些“还凑合”的巨人可能指的是著名的巨人平权组织“捷安特”理事长鲁伯·海格先生,他曾是凤凰社成员以及霍格沃茨的教师,昨天晚上本刊记者在三把扫帚酒吧偶遇了海格先生,并说服其接受了本刊的采访,在此本刊想强调一下,海格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似乎情绪不是十分稳定,不知道是否和他面前那三个已经空了的啤酒桶以及半边烧焦的胡子有关系。

 

giphy-4

 

“我的胡子?噢,不过是一只满月的匈牙利树蜂而已,它们这时候开始学会喷火了,非常可爱,啊,对不起,我跑题了,我们在说什么?对,德克拉和他的父亲卢修斯一样,骨子里面是一个坚定的食死徒,是的,你没听错,我说的就是食死徒,什么,德克拉说巨人们会替他修那堵墙,他在做梦吧,我建议你们查一查他是不是中了夺魂咒,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歧视者,瞧瞧他是怎么抹黑巨人的吧”,海格先生摸了摸嘴边的啤酒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有些发皱的《预言家日报》,标题十分醒目“《进击的巨人》- 麻瓜对残暴巨人的血泪控诉”,照片上马尔福先生正在侃侃而谈:“我不喜欢麻瓜,但是我承认在对待巨人的态度上,我和他们是一致的,看看这个叫做艾连·叶卡的麻瓜写的自传吧,你会同意我的”。

 

海格先生在至少又喝了十品脱啤酒后抹了抹嘴继续说道,“我拜托麻瓜事务司去查了,那是一本麻瓜的漫画书,里面的内容都是故事而已,就好像《吟游诗人皮托故事集》一样,我再说一次,巨人从不吃人,更不会主动袭击人类,更别提袭击巫师了,反倒是巫师们应该反省自己在过去的几百年里对巨人们的无端妖魔化和残酷屠杀,哪一个纯血巫师家族没有屠杀过巨人?我敢说马尔福家里就收藏着不止一副巨人骨骼…呜呜呜,如果邓布利多还在的话,怎么会允许这样无耻的诬蔑存在,呜呜呜”,因为海格先生后来无法自已地痛哭,我们的采访不得不提前结束,正如本刊之前说的那样,海格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似乎情绪不是十分稳定。

 

格兰杰小姐,正如她在诸多事情上都和马尔福先生观点相左一样,在对待巨人的问题上秉承着完全不同的观点。

 

giphy-5

 

“不可否认,巨人和巫师之间有过一段很不愉快的过去,双方,嗯,双方都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格兰杰小姐放缓了自己一贯急促的语速,表情也变得格外严肃认真,似乎在努力让自己的回答没有任何纰漏,她显然知道这个话题被很多巫师视为“本次选举中的炸尾螺”。

 

略微调整了一下思绪后,格兰杰小姐继续她的回答,“其实不仅仅是巨人,如果你去读魔法史的话,会发现因为彼此之间的缺少必要的信任和理解,巫师和很多其他魔法种族之间曾发生过许多不必要的争端,古灵阁的妖精叛乱、狼人针对巫师家庭的恐怖袭击、马人与巫师之间的相互仇视、以及包括巫师社会对家养小精灵的残酷剥削,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巫师从来没有觉得其他魔法生物应该享有和我们一样的地位”。

 

长期订阅我们杂志的读者应该还记得,格兰杰小姐在担任威森加摩最高法庭麻瓜事务高级顾问时,就一直致力于促进《魔法种族平等权利修正案》的通过,该修正案在去年以微弱的优势由国际巫师联盟表决通过,从而给予了所有魔法种族平等的投票权、以及妖精们在一定条件下使用魔杖的权利,格兰杰小姐本人的政治生涯也因此受益匪浅,许多非巫师魔法种族将其视为了代言人,妖精们更是为她的这次的竞选募捐了不少金加隆,以至于大多数保守巫师暗地里把她叫做“被妖精和家养小精灵抬进魔法部的泥巴种”,简称“G.E.M.”(注解二)。想了解更多详情的读者请查阅本刊去年十二月对格兰杰小姐做的专访《是的,我是一颗宝石》(注解三)。

 

注解二:G.E.M.是Goblin.Elf.Mudblood的缩写,分别代表妖精、家养小精灵、泥巴种,和麻瓜歌手邓紫棋无关,虽然有种种传言她的奶奶其实是一个混血媚娃

 

注解三:GEM在英语中也有宝石的含义

 

giphy-6

 

很抱歉上面小小的跑题,让我们继续我们有趣的访谈好了。

 

对于格兰杰小姐的这些宽容/极端(取决于你站在哪边)的做法,很多传统的巫师都感觉有些难以接受,本刊记者专门通过波特先生联系到了隐居在克罗地亚君临城的霍格沃茨前校长及鼻涕虫俱乐部创始人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教授,听取了他对格兰杰小姐的看法。

 

giphy-7

 

“哦,那还用说,我不反感麻瓜,事实上,格兰杰小姐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也是鼻涕虫俱乐部的成员之一呀,天赋,满满的天赋,除了莉莉之外我没有见过像她这样才华横溢的学生,噢,可怜的莉莉…”,斯拉格霍恩教授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原谅我失态了,噢,你问我对于格兰杰小姐政治态度的看法,嗯,我不得不说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法隐藏我的观点,我相信格兰杰小姐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不得不说她的阅历还太浅,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怎么能信任妖精呢,太幼稚了,至于巨人,啊,我猜格兰杰小姐大概是被霍格沃茨的那个钥匙管理员蒙蔽了双眼,我一个在麻瓜事务司工作的学生告诉我她犯了一个经典的‘约翰.康纳般的错误’(注解四),嗯,那好像是一个麻瓜们都熟悉的童话,我忘了具体内容了…对了,你为什么不去问问格兰杰小姐呢,她一准儿知道,唉,多聪明的孩子啊,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天赋…”

 

注解四:经本刊记者查证,斯拉格霍恩教授指的应该是一部叫做《终结者》的麻瓜电影,里面的主人公约翰.康纳因为年少时受过T-800机器人的照顾,从而在长大后对该型号放松了警惕,最终被其杀死,本刊记者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很高明地类比

 

giphy-8

 

“约翰.康纳?是的,我当然知道约翰.康纳是谁,那是我爸爸最喜欢的麻瓜电影,不过我并不觉得两者之间有可比性”,当格兰杰小姐听到本刊记者突然引用了一个麻瓜的典故时似乎吃了一惊,不过她马上恢复了她招牌式的甜美微笑,“T-800是机器人,嗯,就像摄魂怪一样,它们没有思想也没有感情,嗯,至少大多数都没有”,她轻微的耸耸肩,淡淡地轻抚了一下散落在眉间的几缕栗色头发 – 她带着一个熠熠发光的精美头饰,那是她丈夫罗恩.韦斯莱的传家宝,据说是妖精打造的,“但巨人、妖精、马人、狼人、还有家养小精灵是不同的,他们是有思想有情感的生物,不错,在很多方面我们和他们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法都不一样,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完全没有沟通的基础。”

 

格兰杰小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缓缓说到,“在霍格沃茨的时候,我和我丈夫,还有哈利是最好的朋友,我出生在一个麻瓜家庭,哈利则在麻瓜家庭长大,我丈夫虽然没接触过麻瓜世界,但他的父亲可能是全英国巫师里最知名的麻瓜爱好者,可能因为这样,我们几个对其他魔法种族没有那么深的偏见。众所周知,我和海格先生是很好的朋友,他和他的弟弟格洛普,是的,一个20英尺高的巨人,和伏地魔麾下的食死徒们在霍格沃茨英勇战斗过的;我最尊敬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卢平教授是一个狼人,而他和他妻子唐克斯都是凤凰社成员、梅林爵士团紫心勋章获得者,两人都在保卫霍格沃茨的战斗中牺牲了,哈利是他们的孩子泰迪的教父,他前年以男学生会主席的身份从霍格沃茨毕业了,成为了一名傲罗,和他父亲一样出色;一个名叫费伦泽的马人冒着被自己种族放逐的风险救过我和哈利,而另一个名叫多比的家养小精灵更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拯救了我们所有的人;是的,我承认妖精有的时候的确不可理喻,但比尔(格兰杰小姐丈夫的哥哥)依然在古灵阁有着许多可靠的朋友;所以,其他魔法种族和我们之间是有着很多不同,但我们自己就完全一样吗,那为什么还会有黑巫师和食死徒呢?事实上,如果我们继续边缘化这些魔法种族,就等于是将他们推到了黑魔法的那一边,而这也是邓布利多教授最不愿意看到的”,她眨了眨眼睛,眼角似乎有点湿润。

 

giphy-9

 

“真实太感人了,哈哈哈,我不得不说赫敏的演技越来越出色了”,在听了本刊记者对格兰杰小姐上述言论的转述之后,马尔福先生抑制不住地捧腹大笑起来,“我了解格兰杰小姐,她最会玩儿那套什么‘爱比恨更有力量’之类的把戏,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她就组织过所谓的‘家养小精灵福利促进会’,结果呢,她自己成为了霍格沃茨厨房里最不受欢迎的人;后来又为妖精们搞平权,结果巫师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一辈子的财富被古灵阁那些丑八怪们吞噬得一干二净;接下来还要怎样,还要为人鱼们修无障碍通道吗?!还要允许狼人合法婚姻吗?!还要允许阿尼玛格斯按照自己的心情随意变成动物上街吗?难道你们还没看清楚?她不是一个巫师 – 是的,她会用魔法,甚至用的比大多数巫师家庭出生的巫师还要好 – 但是,她骨子里还是一个麻瓜,她根本不了解也不尊重巫师世界遵从了几百年的规矩!她居然还跑到麻瓜的会议上去演讲!显然自诩通晓魔法史的格兰杰小姐早已忘记了发生在塞勒姆对女巫的迫害了(注解五)!”,

 

注解五:一六九二年在北美殖民地新英格兰地区的马萨诸塞州一个叫塞勒姆(Salem)的地方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女巫审判”事件,从两个生怪病的女孩被认为是中了黑魔法开始,迅速失去理性的人们开始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抓捕女巫,恐惧与仇恨使这场迫害迅速失控,并如森林大火般肆意蔓延,当麻瓜总督兼州长威廉.菲普斯在一年后强制终止所有审判并大赦全部嫌疑人之际,已有数百人被捕入狱,19人被绞死、1人被石头砸死、另外5人在狱中死因不明

 

“我很高兴德克拉还记得魔法史课的内容,宾斯教授一定会颇感欣慰的,我觉得萝拉可以和马尔福先生分享一下她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噢,萝拉是我的竞选助理,去年刚从霍格沃茨毕业,拉文克劳的级长,聪明极了,今年夏天还在麻瓜的大学里选修了麻瓜的历史,和我一样来自于一个麻瓜家庭”,格兰杰小姐笑着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一个年轻女孩儿,后者显然被这个出其不意的建议搞得有点措手不及。

 

giphy-13

 

“嗯…真的要我说吗?”,萝拉有点不敢相信地看了看格兰杰小姐,格兰杰小姐十分笃定地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那么,好吧…我对马尔福先生谈的那些政治议题不是很了解,但对于麻瓜,我想,我觉得,我可能比马尔福先生多一点发言权,因为我在一个麻瓜家庭长大,我还有三个不会魔法的姐姐和一对不会魔法的爸妈,以及一堆麻瓜得不能再麻瓜的朋友”,萝拉笑了起来,紧张感慢慢褪去,“我的好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女巫,她们并没有觉得害怕,也没有觉得我和她们有什么不同,她们只是一直要求我变魔法给她们,当然,我告诉她们在未成年前我不能在校外随便施魔法,直到去年我毕业后才给她们展示了幻影移形,她们觉得,嗯,她们觉得太酷了,另外她们都是《唱唱反调》杂志麻瓜版的忠实读者呐…噢,对不起,我扯得有点儿远了”,萝拉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说的挺好的,萝拉,嗯,讲讲你在麻瓜大学里选修课的论文吧,就是你昨天和我说的那个”,格兰杰小姐善意地提醒自己的助理。

 

“噢,对,我选修的是麻瓜的近代史和人类学,选的论文题目是《论魔法世界和麻瓜世界的相互影响》,马尔福先生提到的那个对女巫的迫害事件,在麻瓜历史课本中也有提及,一个叫阿瑟.米勒的麻瓜剧作家在二十世纪年甚至根据这个事件写了一个剧本并获了一个叫托尼奖的东西。我仔细读过麻瓜历史中对这个事件的记载,那是发生在麻瓜历史上最黑暗最愚昧的中世纪末期,也是麻瓜和巫师关系的最冰点,这一事件也变相促进了当时各国巫师对《国际保密法》的迅速接受和实施,后来麻瓜们经历了启蒙时代,开始试图用宽容的视角来看到自己不理解的问题,并慢慢发展出了自己的魔法体系 – 他们将其叫做科学,就像三百年前麻瓜们看到我们骑着扫帚飞惊讶不已一样,今天应该感到惊讶的是我们,因为麻瓜们已经可以飞到月亮上去了!”,估计是看到本刊作者太过惊讶的表情,萝拉又小声地加了一句,“嗯,他们不是骑着扫帚飞上去的…”

 

giphy-11

 

“三百年前,麻瓜因为无法理解魔法而对巫师产生莫名的恐惧,而这种恐惧导致了对巫师的迫害,为了保护自己,我们选择了躲起来”,格兰杰小姐接过萝拉的话茬儿继续说道,“但三百年后的今天,继续选择躲起来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了。当然,现在谈废除《国际保密法》还为时过早,但有计划的通过魔法部和麻瓜进行更多的合作已经成为了一种必要,你还记得格林德沃用黑魔法统治整个欧洲的那些年吗?”,本刊记者点了点头,不知道格兰杰小姐为什么提起来这个名声仅次于伏地魔的黑巫师。

 

“格林德沃的崛起,在麻瓜的历史上被称作第二次世界大战,格林德沃从英国回到欧洲大陆后(注解六),在德国纽蒙迦德遇到了野心勃勃且同样推崇血统论的麻瓜阿道夫.希特勒,两者一拍即合,格林德沃利用黑魔法帮助了阿道夫的纳粹党在德国迅速崛起,而正是因为欧洲各国魔法部不愿意插手麻瓜事务而导致的长期不作为,使得格林德沃和阿道夫慢慢壮大,终于把战争的阴云带到了整个欧洲,如果不是伟大的邓布利多力挽狂澜在一九四五年将格林德沃打败的话,黑魔法的标记恐怕早就随着阿道夫的第三帝国笼罩在英国上空了“,虽然从不知道麻瓜们也曾经被格林德沃的黑魔法涂炭过,但本刊记者不得不承认格兰杰小姐的理论的确有一定的道理,麻瓜和巫师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已经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拿本刊来说,《唱唱反调》麻瓜版的销量居然是巫师版销量的二十倍,当然,大部分读者认为我们只是一本无厘头的魔幻主义八卦杂志…

 

注解六:魔法史上最伟大的巫师之一阿不思.邓布利从霍格沃兹毕业后因为母亲的去世回到戈德里克山谷丁忧,并在此遇到了比自己小一岁的黑巫师盖勒特.格林德沃。年轻的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相见恨晚,曾一起密谋决定利用死亡圣器的力量领导巫师革命,推翻《国际保密法》,并建立由巫师领导的新世界秩序,如果不是因为弟弟阿不福思的强烈反对以及妹妹阿利安娜的意外死亡促使邓布利多幡然醒悟,以他俩的才华和天赋,一个巫师至上、“魔法即强权”的黑魔法帝国恐怕早就统治了世界。

 

giphy-12

 

“我想我真的得为赫敏的博爱鼓一鼓掌了,她真的觉得麻瓜和巫师能够平和的相处?我相信伦敦西区的那些嬉皮麻瓜们可能会对一群骑着扫帚的女巫无动于衷,但你觉得当麻瓜们看到活着的火龙、遇到残暴的巨怪、知道有伦敦塔那么高的巨人存在、了解摄魂怪就在他们四周游荡时,还会保持格兰杰小姐所期待的那种理性吗?我告诉你,到时候根本用不着黑魔法,麻瓜们释放出的那些巨量恐惧感就足以让摄魂怪的繁殖速度超过全英国所有巫师一起呼神守卫带来的能量,到时候我们一个都逃不掉,统统都得被摄魂怪亲一下!我听说她还要推动法案禁止巫师使用不可饶恕咒?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收缴我们的魔杖了?”,马尔福先生明显对格兰杰小姐描绘的那幅和谐画面颇为不屑。

 

giphy-14

 

“我不明白为什么德克拉总是能找到各种方法曲解我的话”,格兰杰小姐皱起眉头,“我从来没说过和麻瓜世界接触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这里面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但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事实上,魔法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报告显示,随着麻瓜科学水平的发展,我们的那些隐蔽咒越来越难骗过他们了,如果某一天我们终于会暴露自己的话,那你觉得是由我们自己控制这个过程好呢,还是让麻瓜们自己消化这个超乎其想象的事实好呢?同样,我从来没有要试图禁止不可饶恕咒的使用,‘巫师有在极端情况下用不可饶恕咒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是写进《威森加摩权利宪章》的,随便问一个霍格沃茨七年级的学生你都会得到这个答案,我要推动的是加强对不可饶恕咒使用的管理,比如授权魔法部监控所有施过不可饶恕咒的魔杖,以及对魔杖购买者进行更严格的背景排查及记录…”,格兰杰小姐还说了好多,但遗憾的是本刊记者没注意到羽毛笔的自动记录咒失效了…

 

在对两位候选人进行采访之前,我们收到了大量麻瓜读者们的来信(本刊再次请麻瓜读者们不要试图使用猫头鹰给本刊写信,为了和麻瓜读者们互动,本刊专门申请了一个邮箱地址,请查看杂志封底),他们希望格兰杰小姐和马尔福先生分别对麻瓜世界里也在进行大选的两位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与唐纳德.川普进行一下评价,原因是很多读者觉得他们的对决和麻瓜世界中的这两位候选人有很多相似之处。

 

我们请格兰杰小姐以及马尔福先生在冥想盆里观看了我们从读者的来信中抽取出的两位麻瓜候选人的辩论片段,下面是他们两人的反馈:

 

马尔福先生:“什么?麻瓜们认为我和这个明显被施了混淆咒的家伙有相似之处?你在开玩笑吧…”

 

格兰杰小姐:“噢,我知道希拉里,我想说的是,如果希拉里会用猫头鹰的话,她的麻烦看起来会少很多”。

 

再次感谢诸位麻瓜读者们的阅读,期待和诸位的下次再见!

 

本刊记者: 小弗兰克.奥古斯塔.隆巴顿

 

责任编辑: 卢娜·洛夫古德.斯卡曼德

 

后记:

 

政治观点和审美一样,是一种很主观的东西,每个人因为人生阅历教育理念经济情况的不同,会对公平和正义产生独特的理解并在政治光谱中找到相应的位置,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一点儿也不稀奇。

 

笔者的公司在加州和爱荷华州分别设有办公室,每天看到车上贴着“HILLYES”的加州同事和戴着“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红帽子的爱荷华同事心平气和地电话会议,双方并没有想要说服彼此的意愿,至少在我的周围,政治观点带来的分歧远不如紫金裙子和甜咸豆花来得热烈。

 

说实在的,今年的两个候选人都不怎么讨人喜欢,就连一向支持蓝营的华裔近年来也因为LGBT、枪支管理、穆斯林难民、AA法案等一系列问题,开始慢慢改变自己的观点 – 当然,我并不觉得倒向川普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我实在无法相信一个不交税排斥少数族裔对各种事实指鹿为马置若罔闻的亿万富翁会成为华裔利益的捍卫者。

 

关注美国大选的朋友都看得出,我把这次大选中的一些敏感议题编排到了《哈利.波特》的语境当中 – 当然,我绝没有把希拉里比作赫敏、川普比作马尔福的意思(希拉里离赫敏可能差了100个邓布利多,川普离马尔福可能差了100个乌姆里奇,哈哈) – 这篇文章只不过是揶揄一下这一次非同寻常的选举而已。

 

可能我自己比较偏向自由派,所以马尔福先生又一次不幸地扮演了一个稍微偏反派的角色 – 其实我也给马尔福先生安排了一些颇为掷地有声的反击,以增加其角色的层次感。毋庸讳言,我很不喜欢川普,倒不是因为他的政治纲领,而纯碎是因为他的价值观,当然,政治纲领和价值观是一脉相承的,没错。

 

现在似乎“反对政治正确”成了新的“政治正确”,然而作为一个生活在异国他乡的少数族裔,我实在不觉得这是个有意思的事情 –即便你可以说希拉里虚伪空喊口号,但当川普这次连口号都不屑于喊了而直接扛起了民粹主义的旗帜时,对于看过“爱国青年”怒砸日本车的我来说还是觉得有点儿胆战心惊。

 

美国国家广播电台说川普对美国带来的最大伤害,是把曾经那些民粹主义者不敢在公开场合说出的极端言论堂而皇之地带到了主流媒体,还自我标榜为“坦诚”和“直率”,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一个slippery slope的开始,但显然不是一个让人觉得心安的好兆头。

 

但谁知道呢,说不定一百年后历史书上会把川普誉为美利坚合众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呢,我们拭目以待吧。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Jacky说

 

%e4%ba%8c%e7%bb%b4%e7%a0%81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