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效应 雲上の世界

Now you know who you are fighting —《Facebook效应》读书札记一

dc76aec3b5e42a38dc917156574279bd
 
最近看Facebook Effect(《Facebook效应》),看了不到一半,觉得写的太棒了,且不说作者David Kirkpatrick本来就是《财富》杂志互联网和科技领域的资深编辑,在书中对互联网发展历史,尤其是社交网络这个概念的提出、完善、发展、混战、利弊、原因等分析的有条不紊清晰利落,淡淡就冲他在本书中所披露出来的所有关于Mark Zuckerberg和其他Facebook核心团队成员所经历的大学生活,恋爱八卦,创业经历,个人恩怨等等的细节故事,对Facebook创业神话感兴趣的同学来说这本书就绝对值得一读。下面是我读到目前为止发现的一些趣味小花絮,分享给大家:
 
大二的的暑假Mark在Craigslist分类信息中找到了一个位于加州Palo Alto的4-bedroom的公寓,然后决定和Facebook的核心团队去这里做项目开发(原因有若干,一是当时正在和Mark合作开发基于P2P技术的音乐&文件分享软件Wirehog的McCollum当时在Electronic Arts找了一个暑期实习工作,二是Mark的高中好友D’Angelo决定从Caltech赶来和他们一起汇合,但最重要的是Mark认为”California was the promised land of technology, and Palo Alto was kind of like this mythical place where all the techs used to come from, so I want to check that out”,或者按照大卫.芬奇在《社交网络》这部电影中说的,他是被Sean Parker忽悠去的),然后发生在这个暑假中的故事,看的我屡次忍俊不禁。
 
毋庸多言,Mark是一个天生领导者,按照Sean Parker的话来说,Mark会本能的展现自己的领导力。他“more than happy to be the captain”,“in fact, he acted like he was captain of a pirate ship”。对于这段话,作者给出了一个特别有趣的细节描述,因为Mark之前练习过击剑,所以在加州之旅中他一如往常的在行李中带上了自己心爱的花剑。于是乎在每一次Mark同学被某一个想法激荡的心潮澎湃的时候,就会抽出他的foil, and start swinging it through the air,然后开始慷慨陈词:“Okay, we’ve got to talk about this”,一边发表言论一边专业的将另一只手背在身后,身体突然一冲,来一招“弓箭步刺(lunge)”。Mark船长这个爱好让其他的“海盗们”感到极为紧张,然后经过集体商议,终于决定禁止船长在房间中再搞任何和击剑相关的举动。然而,被剥夺在屋里耍剑权利的Mark并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反而将自己的show场改到了屋后那个kidney-shape的游泳池旁,然后在每次和自己的“大副”Sean Parker谈话时会时不时的在Parker的眼前把花剑舞出剑花来,可怜的Parker只好需要在谈话的间隙里不断地躲避,在落英缤纷的剑影里努力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除了疯狂的程序开发和程序会议之外,这帮荷尔蒙过剩的小伙子们当然不会放过暑假里拥有一套带泳池的公寓这样的便利条件,于是他们每周末都组织BBQ和Party,然后利用自己的产品将这个信息发布给不远之处的Stanford和Berkeley。Sean Parker的作用在这个时候充分显现了出来—因为只有他满21岁,所以负责购买所有的酒精饮料,以支持稍后进行的Beirut(也叫做beer pong,一个很受大学生欢迎的party游戏,后来Mark他们还试图搞一个全美Beirut tournament,然后邀请每个学校的胜出队伍来纽约参加决赛,并提供$10,000的奖,很可惜最后因为太多大学校委会反对从而不得已取消了)。
 
当然,McCollum搞了一个更疯狂的活动—他在屋顶的烟囱和泳池庞的电话线间拉了一条金属线,然后通过利用一个滑轮,改造成了一个类似速降的道具,于是可以从屋顶上滑落,继而在泳池中间稍作停留后将自己扔入水中,以不同的难度系数溅起水花无数。这个游戏可能太经典了,所以在《社交网络》电影中出现过一个镜头。
 
和无数加州其他的nerd一样(我指的是在Pasadena以Sheldon为核心的那帮Doctor们以及Mr. Wolowitz),movie marathon和Halo是必不可少的team building活动。在看完了Tom Cruise所有的电影之后,Facebook的服务器统统有了自己的昵称,所以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
 

“Where’s that script running?”
“It’s running on Maverick.”
“Well, run it instead on Iceman, I need Maverick to test this feature.”
(Maverick和Iceman阿汤哥86年经典影片《壮志林云》当中的人物)

 
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Halo:他们把公司的第一辆车—一辆很炫的流线型黑色Infiniti FX35 SUV命名为了“the Warthog”—Halo游戏中一辆坦克的名字。
 
Mark有他最钟爱的电影,比如《特洛伊》,里面Brad Pitt扮演的希腊勇士Achilles在和特洛伊王子Hector决斗时说的那句话“Now you know who you’re fighting.”一度成了他最爱引用的句子,特别是当他想加强语气强调某件事的时候—比如在接到花了$20,000一个月请来的律师打来的电话,告知波斯顿法院审理的和Winkelvoss/Narendra“邪恶轴心”关于Facebook剽窃的官司有新的转机的时候,Mark会站起来大声宣布:“Now you know who you’re fighting!”
 
Mark有这样的资本,《Facebook效应》的前言中写到了一个哥伦比亚小伙子利用Facebook组织了全球性的反对哥伦比亚恐怖组织FARC的游行活动,以及Facebook在伊朗绿色革命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我想Mark也许会听着《图兰朵》,然后狡黠的笑着,心里对某些人说一句同样的话—“Now you know who you’re fighting…”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