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大陆

  1892年,19世纪最杰出的作曲家之一安东宁.德沃夏克受纽约国家音乐学院的邀请,从布拉格来到了纽约 [...]

忆前田君 第三章

  第三章 八月的天空,她是狮子座   虽然会默写杜甫的《春望》,但前田君最喜欢的中国朝代却是 [...]

一个语言爱好者的bucket list (Scala篇)

在这个系列的前言中,我列举了几位在自己的小说中创造语言的大师,比如J.R.R.托尔金、J.K.罗琳、乔治.R.R [...]

一个语言爱好者的bucket list (汉语篇)

  语言学习是一个充满趣味的逻辑游戏。   中世纪欧洲的僧侣们食髓知味,即便在拉丁文已经不再 [...]

无兄弟,不篮球

当18岁的弗拉德.迪瓦茨 (Vlade Divac) 和17岁的托尼.库科奇(Toni Kukoč)第一天去国家队报道的时候,意外地得知 [...]

四月是最残酷的季节

  艾略特说“四月是最残酷的季节”,这句话也许多少有点儿诗人的矫情,但对于无数在四月里等待美 [...]

微博反腐,Instagram反种族歧视

  说起昨天的NBA赛场上最引人注目的话题,既不是在联盟驰骋了17年的老将文斯卡特在终场前1.7秒时底 [...]

忆前田君 第二章

  第二章 我眼中的这个日本八零后   从是左拉的《卢贡-马卡尔家族》到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 [...]

忆前田君 第一章

前言   2012年仲夏的某夜,我喝着冰凉的啤酒,坐在戴维斯近郊一间便捷旅店的破旧沙发上,在老旧空 [...]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