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村往事 生活映像館

Where Lockout Happens

6484990egb0a631f90088&690
 
10月的最后一天,ECON的教授在课堂上发了糖果后就匆匆把我们打发回家了。穿着短裤和T-shirt沐浴着加州午后的秋日暖阳,骑着单车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喧嚣且充满万圣节气氛的校园里,实在想不出这样的午后如若不能找个借口慵懒一下的话,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做。
 
于是在路边停放着复古凯迪拉克的书店前驻足,买了一杯冰镇的柠檬水,开始泰然自若地欣赏对面街上走过的一群身姿曼妙的庞克风格中世纪女巫,倘若日本籍老板娘的收音机里再播放一下Simon&Garfunkel的《寂寞之声》的话,我真要怀疑是不是走进了村上春树的某本小说当中。
 
实在无法想象2011年的夏天居然这么漫长,不过在如茵绿草与法国梧桐的衬映下,过去六年关于北京那秋风秋雨愁煞人落叶季节的所有记忆,莫名的伴随着淡淡的思乡心绪缓缓发酵,然后很诡异地变成了交织着无数莫名回忆的黑白画映,有伤感有感伤,继而蒙太奇般地在脑海中不断闪回。
 
其中一个记忆片段是在08年奥运之夏结束之后,北京刚被几场突如其来的秋雨从全球瞩目的酷热中解脱出来,我在一个和今日相似的午后,在慵懒地爬在电脑前打字,闲暇时无聊的计算地球近地点与我家阳台晾衣杆之间的几何角度。然后敲打出了这一篇文章(《非常夏日》),文章里又回想起了之前一年的深秋(好吧,有点像盗梦空间了),11月1日NBA开赛,火箭客场挑战湖人,几个当时刚出校门怀揣梦想还都厮混在北京北五环某小区的几个兄弟们,一起翘班,喝着啤酒吃着花生,簇拥在一台简陋的非数字电视前,目睹了巴蒂尔在斯台普斯的那记绝杀。
 
那年我24岁,世界还很简单,我没想到2年后自己会结婚,也没想4年后自己会出国;同样没想到2年后麦迪会受伤,也没想到4年后姚明会退役,更没想到当我离斯台普斯的直线距离真的只有不到400miles的时候,NBA居然会再度停摆。
 
鉴于上一次停摆已经是上世纪的事情了,所以留给我的印象不是很深。相反,从上一个兔年开始,每年NBA总决赛的偃旗息鼓和新赛季的战火重燃,已经俨然成了我日历中夏天开始及秋天结束的标志。而这两件在过去12年中次次同时出现的事情,已经让我产生了依赖型强迫症,就好像锁车后必须要拉一下车门,睡觉前必须要去一次厕所,敲三下门必须要喊三声Penny,讲完笑话必须要跟一句bazinga。如果你懂Sheldon,那你就懂我,你看,今年新赛季的不如期而至,就直接导致了我的夏天踯躅许久也不能离开。
 
说实在的,从字面上来讲,我勉强能理解中小球队老板以及联盟中下层球员在此次谈判中力图保障自己利益的初衷,但考虑到这些“中小球队老板”的一员就是尊贵的飞人陛下,又让我实在无法体会这种开着宾利吃着鱼子酱哭穷的戏码。就比如说所谓的硬工资帽(hard cap),小市场的球队说此举定能使“让竞争和收入分配更加公平(level the financial playground and realize equal revenue distribution)”。
 
好吧,收入分配能否更加公平我不知道,但我很怀疑大球队愿意把自己的gate receipt和television network赚来的收入匀给中小市场球队;不过谈到竞争更加公平,我有点不以为然,先不说倘若追求兵力配置一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玩军旗,单纯从战绩和工资额的关系来分析,如若更多的奢侈税就能带来更多胜利的话,那这个联盟早就应该更名为“征途”了,那才是真正的“花钱越多,越能瞬间秒杀敌人”的地方。
 
为了证明我浅显的观点,我从NBA官网上找到了去年各球队的工资帽(单位:百万美元)以及各球队在常规赛的获胜场次,然后依此做了一个scatter diagram,并请excel帮我标出了least squares line和其方程式,另外还计算出了这两个变量间线性关系的coefficient of determination。我粗浅的统计学知识虽然有点贻笑大方,但结果一目了然,球队的整体工资和获胜场次之间并无很强的线性关系(coefficient of determination只有不到0.3),最典型的如公牛和雷霆,工资水平基本是湖人的一半,但胜场却和湖人不分高低。
 
6484990egb0a633092f20&690
 
6484990egb0a633e11910&690
 
最直观地想,简单的堆砌“最贵的球员”未必能得到最好的球队,五个詹姆斯放在一起就能无敌于天下么(今年的总决赛是最好的例子)?
 
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早就告诉世界关于比较优势的理论,只有分工和合作才是达到效率的最大化唯一的出路,最好的例子是迈克尔乔丹负责力挽狂澜和垃圾话,斯科特皮蓬负责锦上添花和垃圾话,丹尼斯罗德曼负责落井下石和更低俗的垃圾话,而菲尔杰克逊负责心灵鸡汤以及把老板女儿搞上床。
 
在肖恩.巴蒂尔还在给中国匹克当代言时代里有一则广告很棒:“Some are heroes, some make heroes”,两个alpha在一起未必比一个alpha一个beta的功率更大,就好像玩魔兽你光有两个英雄没有诸多牛头怪你肯定赢不了一样, “闪电侠”如果想拿总冠军的话最好把潜在队友的候选人放在 “正义联盟”之外吧。
 
其次,倘若各支球队的工资帽都相等的话,我们也失去了欣赏诸如波波维奇们慧眼识真金腐朽变神奇的杰作,我们则再也不会有如此的谈资:比如关于如何把一个来自于潘帕斯草原长发飘逸本该去踢球的二轮秀变成了篮球场上最可怕舞蹈家以及诺维斯基和基德夺冠前永远的梦魇;在比如关于如何把一个同样来自二轮秀的长着娃娃脸爱吃牛角面包的法国人打造成了总决赛MVP以及伊娃·朗格丽娅的前夫。事实上,看看今年的马刺队,与往年一样,工资只处于联盟的平均水平,但打出了常规赛最佳战绩。
 
假设联盟推行了硬工资帽,各支球队之间的竞争就均衡了么?有些因素不是工资决定的:有些球员只愿意为某个教练打球(乔丹说过,科比也说过);有些球员只愿意到大市场打球(弗老大拒绝去灰熊报道,间接促成了他和姚明的友谊);有些球员对收入很看重,比如,在同样的offer下会根据各州的所得税的不同做不同的决定;有些球员对收入不看重,比如,几个老江湖或者一群小伙子主动降薪抱团为了一枚戒指不依不饶(看看热火去年的工资总额吧)。
 
最不可思议的是,硬工资帽NBA从来没有实行过,换句话说,这个玩意儿谁都没有见过,所以所有说硬工资帽好的人,唯一的论据就是软工资帽不好,这个逻辑有点像由于喝了藏秘排油没有减肥于是坚信碧生源常润茶疗效显著一样荒谬而可笑。
 
当然停牌因素诸多,我不便妄言,但各位millionaire, billionaire和multibillionaire们,钱归钱,老板归老板,工会归工会,最起码这事和提高球队竞争性扯不上太大关系。
 
我的日历已经开始提示,下周六凌晨两点,夏令时就要正式结束了,大卫斯特恩,trick or treat,你自己选择吧…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linkedinmailby feath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wered by: Wordpress